第十四章 血玫瑰庄园(6)
作者:玖叁 更新:2019-10-08

最近这段时间手受伤了,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更新,喜欢的就先收藏下来吧,谢谢理解

----------------------------------------------------------------------------------------------------

约瑟夫因为知道了薇薇安已经到达了血池,所以叫队伍加快了步伐,急忙向血池处赶去,而他精于计算的头脑也知道,陈不可能毫无准备的等着他追上自己,但无所谓,对于他来说任何理由都不能阻止他获得血族的统治权,更何况在他的眼里,薇薇安和陈,根本无力阻止他。

就在第四道陷阱处,约瑟夫等人站在了原地,他们不是在研究陷阱怎么过,因为这里的陷阱根本对血族无效,他们看的是站在对面的人,就像是一个优雅的决斗者,夏。

“嗯……,我还以为修有多聪明,没想到他知道这里的陷阱对血族无效,就派了一个小孩来守门,哼”约瑟夫看着对面的夏讽刺说道。

“我以族长的身份命令你赶紧走开,别站在这里丢弗罗多家族的脸”弗罗多完全没有在乎的对夏讲到。

夏丝毫没有畏惧,只是单纯的脸上挂着严肃的表情说道“我的族类只有血族,我的族长只有女王一人”。

“你……”弗罗多生气的瞪着夏,他完全没有想到夏会这样说,而在弗罗多周围的约瑟夫等人更是讽刺的笑了起来,看着弗罗多,看看他要怎么收场,如此一来,弗罗多就更加下不去台,更加恼羞成怒。

没等约瑟夫在说话,弗罗多拔出了剑,浑身通红,直直奔向夏,夏惊讶之余举剑相迎,两只细剑撞击到一起,闪出了火花,夏连忙向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自己,而弗罗多就站在夏刚刚站着的地方,藐视的看着夏。

约瑟夫连同威斯克等人一起从弗罗多的身边走过,继续向血池的方向走去,夏想挡住他们,但却因为面前的弗罗多,无法分身。

“用不用给你留些手下?”约瑟夫淡淡的说道。

弗罗多一笑“对付这样的小孩我一个就够了,你们先走,可能没五分钟我就会去追你们”

约瑟夫没说什么,只是带着队伍和威斯克等人继续前进着,在他心里也这么认为的,一个族长连自己族里的一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那他也没脸要求帮助了,直接去死好了,所以约瑟夫再没管弗罗多,带着人继续前进。

“你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冲撞我,我这个当族长的要是不给你点惩罚,让我今后怎么管理弗罗多家族的人”弗罗多狠狠的说道,并且迈着步子慢慢逼近夏,夏后退着小心翼翼的看着弗罗多。

“你们背叛了女王……”夏的话还没说完,弗罗多一剑劈向夏,夏连忙举剑一挡向后退了两步。

“女王?得了吧,除了能为血族生育后代,我不知道她有什么资格配的上‘女王’两字”弗罗多说的很不服气,一剑再次击向夏的面部,夏头向后一仰,剑向上一挑,躲开了攻击,再次和弗罗多拉开了距离。

“呵呵,我知道你一直假想薇薇安是你的母亲,你这是一种精神依赖罢了,就算你要找母亲,也应该是上一代女王”弗罗多笑着对夏说道,夏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来吧夏,让我们一起帮助约瑟夫夺取政权,如果你要是怕他伤害了薇薇安,那到时候我们就一起干掉约瑟夫,由我们来掌管血族,我会好好对待薇薇安的,只要她乖乖的”弗罗多对夏说道。

夏看着弗罗多的笑容,他仿佛觉得面前是一只怪兽在狰狞的笑,他想到了薇薇安离开时的表情,面前的怪兽,离开的薇薇安,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一个是贪婪,一个是无助。

夏站在原地,盯着弗罗多,一剑刺了过去,弗罗多连忙闪躲,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惊讶,随后变成了愤怒,他的脸开始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身体开始发红,冒起红色的气。

夏明显有些招架不住,弗罗多一剑砍向夏,夏举剑一挡,向后退了两步,弗罗多如同风一样,闪到夏的面前一巴掌拍到夏的脸上,一声响后,夏的脸上多出了一个巴掌印,嘴角流出了鲜血。

弗罗多停了下来,他藐视的笑着看着面前的夏“现在的血族年轻人太懒惰,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至少也能使用血暴术了”。

夏没有做声,只是小心翼翼的看着弗罗多,以此应付着他随时发起的攻击,弗罗多看自己的讽刺对夏没有什么效果,再次拿剑向夏攻击了过去,而此时他显得非常轻松,仿佛是在玩一样。

夏应付的非常吃力,面对弗罗多的攻击丝毫不敢马虎,但是就算如此夏在与弗罗多战斗的半个小时里已经被剑刺的遍体鳞伤。

“看起来你真的想用自己的生命扞卫女王了,也好,向你这样的废物弗罗多家族也不需要,我就成全你好了”弗罗多讽刺的说道,说完浑身冒起红色的蒸汽,一瞬间冲到了夏的面前。

夏虽然想到了弗罗多随时都会发出致命一击,但是他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看着在自己身前的弗罗多夏立刻举剑来当,但此时已经发动沸血术的弗罗多又岂是夏可以挡的住的,‘噌’的一剑,弗罗多刺向了夏的脖子,剑划过夏脖子上的动脉。

鲜红的血液从夏的脉搏中喷涌而出,染红了夏优美的衣襟,夏痛苦的咧着嘴,急忙捂住了自己脖子上出血的地方,用力的按压住,依旧是一手握剑小心翼翼的盯着弗罗多,防止他再次攻击过来。

“年轻,又富有活力的血液,那么的新鲜,可惜我不喜欢喝自己族人的血,这会让我觉得恶心,流吧,让它离开你这样废物的身躯”弗罗多就像朗诵一样的说道,说完就将剑插入自己的剑鞘,扭头准备离开,面对夏这样的对手,自己甚至不需要当他是个对手,就像是玩一样的,让他流血到死就好了。

“想走,我还没死”夏站在弗罗多身后说道,语气中仍旧是那种坚强和执着,他丝毫不在意弗罗多可能会杀了他,就算死,夏也要将弗罗多留在这里。

弗罗多笑着转过身来,似乎是在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简直是一心求死,明明已经割破了他的动脉,没一会他就会失血过多死掉,但等弗罗多再次转过身之后,他看到的是令他惊讶的一幕。

弗罗多瞪着眼睛,长着嘴,惊讶以及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血凝术!?”。

他面前的夏脖子上的伤已经愈合,血已经止住,他伤口外的血已经凝固成血痂状,仿佛是一个星期前的伤口一样,就连身上多处被弗罗多刺伤的地方也都已经凝结成血痂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