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武练场
作者:凯燃 更新:2019-10-08

“哎!你去哪儿?”

丢下自顾自豪笑的帕姆尔,谭于走到门口,道:“你自己继续笑好了,咱回去闭关。”

“怎么急?也不差这一天,齐格他们等会儿就来了,你不见见?”

“不了。”谭于淡淡回答,人已推门而出,留下身后喃喃低语的帕姆尔。

出得酒楼,集市喧嚣,带着凡人的人生百态扑面袭来,即便是追求长生不死的修行者,此刻在谭于看来也不过是在熬渡红尘的普通人。

默默走在大街上,隐在摩肩擦踵的人海中,回想起昔日风光,心里嗤之以鼻:“什么功名利禄,什么称天霸地,不能永生,最终不过一培黄土。”

谭于并没有急着会学院内闭关,先是来到了一间药铺,正是凤阳最大丹药世家风家的‘风灵药铺’,帝都的店面古朴大气,可不是其他地方能比拟的。

店门人流络绎不绝,大部分都是佣兵,常年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佣兵,一粒好的丹药绝对是必不可少的,自然也就是药铺的最大顾客,店内药香幽裕,是由药材特别制成的香料点燃后散发,有提神醒脑、驱乏除瘴之效。

跨入门槛,直接来到柜台前,道:“掌柜的。”

“客官想要些什么丹药?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柜台后,一面相方正的中年人扯着两撇长须微笑道,并没有因为对方年轻,打扮普通而轻视。

“哦不不不,咱是来拿东西的。”

“哦!莫非阁下就是谭于,谭先生?”

从药铺掌柜那里拿到拜托温博纶帮忙收集的药材,谭于不再耽搁,赶回学院,几经转折,最终来到了学院的武练场。

学院的武练场占地极广,身为老师的谭于却知道,这武练场可不只是单单为了让学子们训练、切磋用,它还是守护学院的护院大阵的一部分,虽然没有自成一片空间那么厉害,但却可以变化出各种各样的地形环境,所以也成为了最佳的实战模拟训练场。

武练场上人影林立,但实际并没有多少人是在训练的。

“这都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谭于左右找了找,并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欲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几道叫喊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罗莉学姐加油……”

迈动脚步,挤进拥挤的人群来到最中心,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圆形地坑,地坑中一根根独柱耸立,这正是武练场的功能之一,随意变形。

在坑内,一道身影如灵猴一样在高低不一的独柱见借力飞窜,不分上下,不论左右,他始终围绕中最高的那根独柱,右手持剑,左手持鞘,左右劈斩将迎面飞来的攻击一一化解,被弹开的攻击撞击在透明结界上,发出“嘭嘭嘭”的响声。

中央最高石柱与别的独柱不同,不只是因为它最高,而是它并非石头构成,晶莹反光的表面犹如光滑的镜面,透出丝丝寒气,那是一根由冰结成的冰柱子。

一道窈窕倩影立于柱巅,一袭蓝衫,外套折边华袍,她玉足轻点,白金色长发飞扬,蓝宝石的眼眸清丽无质,恍若间令人感觉高傲如白鹅,优雅胜青莲,那坚毅的美丽草莓脸上却透露出一丝与其年龄相符的青涩,昭示那未泯的童真。

“这孩子,才几年时间,到底是吃什么长的,那身材都快赶上特兰蒂了。”对于里面的激烈战斗谭于是丝毫不担心,因为在短短几眼间,心中胜负就已经有了分晓。

左右环顾,在一处俊男汇聚的地方看到了自己要找的目标,那里站着四名美貌如花的女子与一名英俊男子,身材娇小的风清雅,身材火爆的张雅莉,以及张泽民和纳兰芩瑶,还有一名少女却是从未见过。

少女身材姣好,水蓝色素裙完美展现出她的匀称体态,尤其是那低领处裸露出的沟壑,引得众男士们频频侧目。

“喵……”静幽发出细弱的叫声,小脑得晃动煞是可爱。

“呀!”怀抱着它的少女在静幽须毛摸搓下感觉到胸脯阵阵酥痒,不禁低呼道:“你怎么了小猫咪?”

听到少女的娇呼,风清雅和张雅莉几人连忙围了上来,“怎么了?小幽怎么了?”

“它饿了,要吃东西,我这有高级宠食,请姑娘收下……”

“不,它是累了,要睡觉,我这有高档宠物小屋,请姑娘收下……”

“都不是,它是想要方便,我这有豪华宠物浴室,请姑娘收下……”

周围被几名女子美貌吸引来的俊男们俱都殷勤献出各种东西,施展百般手段,千般变化,只为讨美人欢心。

“这儿是怎么回事?”突然响起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引来不少人怒目,谭于一一视而不见,抱住挣脱少女怀抱跃向自己的静幽。

风清雅阴起脸,不满道:“切!我还以为怎么了,原来是你这个家伙来了。”

“啊!风大小姐也在呀!实在抱歉,因为你真的太年轻、太可爱了,让咱还以为是新入学的学生。”边说着,眼睛边在张雅莉与风清雅两女身上做比较。

“你,你什么意思。”对于这些年来身体一直没有再发育,依旧是小萝莉身材的风清雅可是将之视为痛处,最最讨厌一直拿着这点反击自己的谭于。

“唉!你要我怎么说才相信呢?我说的都是实话,绝没有贬低之意。”谭于最上是这么说,但是那灿烂的笑容可叫人怎么看都不对味儿。

“呔!小子,你什么东西,快把那小猫儿还给这位姑娘。”不知是谁叫了这么一句,众男士集体对谭于声讨起来。

成为众矢之的,谭于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自动将将杂音过滤掉,道:“这位是谁?怎么不给咱介绍一下?”

“你好,我叫安娜,您就是谭于,谭老师吧!”少女自我介绍道。

握住那滑嫩白皙的小手,面上充满笑意,谭于柔声回应,同时也更是能清楚感受到周边雄性生物们投来的杀气。

“嘶!”谭于猛得倒抽一阵凉气,原来却是被一直未吭声的张雅莉在腰间偷偷的拧了一把。

“喂!你个色魔,还不把你的狗爪松开,信不信给你剁了它。”

“呵呵呵……”惹得安娜掩嘴偷笑。

谭于不禁老脸一红,偷偷钻到张泽民小两口中间低声道:“你老姐年纪也不小了,你这做弟弟的也不管管,就她那女王的性格,将来没人要咋办?”

张泽民奸笑道:“那就不嫁了呗!反正我是管不了她。”

纳兰芩瑶一旁附和道:“要不谭大哥你凑合着收了算了。”

谭于显然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一番回答,权当做是玩笑话,道:“别说笑了,咱这辈子一个人就够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对于追求长生,道之尽头的修行者来说孤老一生才是大流,所以对于谭于的话张泽民也不便再说什么,却不知道实则是谭于不想再陷入感情的漩涡,上辈子心伤得太深。

“快看,学姐要赢了!”人群里爆发出惊叹声。

半圆形的坑地内,那里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片天地,雪花飘落,冰雪的凄美世界,水晶冰柱鳞次栉比,在冰雪世界里,少女绮丽动人,宛若童话世界里的雪之公主。

公主手持湛蓝色精美法杖,杖端散发出柔和光芒,在那光芒照耀下,万物开始沉眠,大地开始冰封,好像就连天上的云朵儿都能冰结。

而那名男性学员从始至终都不能靠近少女半步,虽然能将攻击一一挡下,但只能被动挨打,根本就不可能获胜,相比起来,倒是少女能从容应对,可以慢慢轻松准备强大的攻击,如此之下,焉有不胜的道理。

少年在冰柱间腾跃的速度越来越慢,每一次起落都要花费比上一次多上一分力量,虽然仅仅只是多了一分,但却不可小视,反复积累之下,消耗自然越多。

原来在不少修为不足的学员眼中只可以看到一道黑影的他渐渐显露出了真身,他的双脚反射出耀眼白光,那是太阳的光芒。

“啊!毛学长的脚被冻住了。”

少年心知这样下去也不会有个结果,内劲一震,“咔嚓”声中脚上冰块崩碎,停下脚步,坦然道:“罗莉小姐年纪轻轻就如此了得,天才之名当之无愧,盛华认输。”

“谢谢毛公子手下留情。”罗莉回礼,飘身飞出斗场,落在谭于身边,高兴道:“大哥哥,你来啦?”

“嗯,咱准备闭关一段时间,所以来带静幽回去。”谭于瞥了眼正慢慢恢复平地的斗场,知道那还只是整片武练场的一个区域而已,不由在心里赞叹其学院的雄厚资本。

“你也要闭关?”听到谭于的话几人一阵惊讶。

“怎么,不就是闭关么?那么大反应干嘛?”听着周围愈来愈大的议论声,感受着持续不断的充满杀意的眼神,谭于决定还是走为上策,不然指不定又要出什么麻烦。

又看了眼正带着杀气迈步走来的少年与闷闷不乐的罗莉,柔声道:“好了,不要不高兴,我闭关很快的,说不定比你哥哥还要早出了,到时候再让静幽陪你玩个痛快。”

早在一年前罗杰就宣布要闭关,时至今日还没有出来,知道闭关的重要性,罗莉破涕为笑,道:“不,我还有雅莉姐姐他们陪我,你不用担心。”

“小丫头真懂事。”

与众人简短告别一番,谭于转身破开人群,向外走去,身后隐隐传来一声饱含战意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