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回
作者:烤土豆 更新:2019-10-08

巨大的碑文闪烁着点点金光袭向大大的蛟蛇头,虽然不知眼前这个跟石头却又非石头的东西是什么,但心底那种胆颤却悄悄袭上心头。

体内那颗墨绿色的内丹急速旋转,瞬间消失在碑文下的蛟蛇嘶吼着,扭曲中,曾经只有一个的蛟蛇头从脖颈位置又冒出一个。

看到突然冒出的蛟蛇头,无忧动了下眉梢,难怪,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原来是在这里,看了一眼域,轻轻颌首的域让无忧嘴角划过一丝带着冷森的寒意,对待这些自以为是的孽障,他没有什么不忍,曾经的曾经,自以为保有修行者那份不造杀孽的清高自傲也早在古谭境消失的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看着蛟蛇在伸出一头的惠清眸中的清冷清雅为凌厉取代,黑蛟,双头黑蛟,脑海里迅速闪过双头黑蛟的详细资料的惠清周身好像布满了冰霜。

何为双头黑蛟,一切生灵的魂魄都是簇生双头黑蛟的形成根源,看其另外一头,灵活而且与之本尊不相上下,意味着,黑蛟身上的孽缘深厚。

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域的惠清微微颌首,默契的相交,短暂的对视,很快明了的域微微颌首。

七彩水莲快速在惠清四周飞舞,片片花瓣从空中洒落,或黑或红,或暗金或紫银,颜色各异形状不同的花瓣不断叠加,在洒落时形成花朵。巨大的花朵一片又一片叠加,花朵的面积越来越大,翻转掌心。高高飞起的碑文瞬间腾升至半空中。

一个个梵文烫金字从碑文中飞出,一个两个、直至九九八十一个,腾空而起的惠清,左手莲花印右手万字符再次出击。

脚下燃烧一切的红莲业火瞬间从已然落地生根的巨大莲蓬中洒出,整个空间瞬间变成一片火海,而与此同时,眼底闪烁着凶狠的蛟蛇身下也是一片暗红。但发黑的暗红却带着浓郁的血腥味,天空乌云密布。层层翻滚的乌云不断的挤压着窄小的空间。

昏暗中,阴风阵阵,不时传来呜呜声,似乎无数索命冤魂从地狱爬出。轻哼一声,域掌心中那对金刚杵瞬间变大,好像出鞘的利剑,萧杀之气率先扑向双头黑蛟。几片被鲜血染红的枯草被阴风席卷,夹杂在呜呜声中飘向惠清。

好像孤魂野鬼似的枯草越集越多,在同色的地面上打着旋转,蜿蜒扭曲,一双冷冽的目光沉默的看着渐渐袭来的枯草,慢慢的越积越多的枯草形成了一副牛鬼蛇神的狰狞面孔。声声呜咽倾述这个世间的一切不公。

眼前看到的一幕,使得惠清的五官越发的平静,可只有了解惠清的域清楚。此时的惠清已经怒极恨极,外人看到的或许只是一种法术的形成,可在惠清和域眼中,眼前这一切分明就是无数魂魄被困此处不得脱身,而且,能够形成如此巨大狰狞的面孔。一定是由魂魄和血气硬生生的凝练而成。

虽然明白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双头黑蛟造的孽,但因为双卍字的缘故。能看清世间一切的惠清清楚的看到魂魄中有许许多多的凡胎,因为修习佛法的缘故,惠清能够看到许多他人无法看到的一切,其中包括人死后的魂魄,一般人,一般的凡胎在魂魄离体后,很快消失在原有的空间,去哪十八层地狱,按照生前各自所言所行而去往不同的界面。

也就是所谓的轮回,可被强行扣押的魂魄已经失去了投胎转世的机会,意味着一旦解开束缚,眼前这些魂魄将消失在茫茫天地。

而这恰恰是惠清无法忍受的,在惠清看来无论生前,当生命结束,一切都将结束,是非功过自由定论,不可原谅,不能原谅,哪怕是为了那些再无生存机会的冤魂也不能原谅。

原本还想着镇压双头黑蛟的惠清这一刻,心底骤然升起杀意,眼底光芒一闪,额间莲花瞬间绽放出点点灰色星光,双手急速翻转,整个空间顿时变的一片漆黑,头顶是点点星光,脚下是朵朵莲花,而此时的双头黑蛟也好像感觉到了那丝惊惧。

左右双头同时发出震荡人心的嘶哑叫声,震的人耳膜发麻的叫声下,整个空间层层叠叠的震荡开来,半空中的惠清见到,眼前鬼影重重,黑蛟的巨大的身体在鬼影的遮掩下变的飘忽无踪,而浓郁的煞气和血腥却越发的浓厚。

遮天蔽日的鬼影中,惠清双眼双卍字旋转的越发急速,因为急速的旋转而渐渐缩小的瞳孔内,清冽的寒光迸出,周身金光一闪,一件金色的僧袍出现,金光闪烁着的僧袍上密密麻麻的梵文布满了全身,清雅高亢的吟唱从惠清双唇缓缓溢出。长篇地藏度化经,能驱散恶鬼咒怨,同时打开地狱之门,度化冤死生魂。

伴随着清澈的吟唱,惠清的身影如同一缕飘渺青烟,身形连闪直扑双头黑蛟,掌心由佛力凝固而成的巨剑随之浮现,“斩、”

怒喝声下,在域与无忧的相伴下,神化青烟的惠清身后突然出现一具巨大的拱门,此时阵阵阴寒之气从拱门后传来,巨大的吸力不断的席卷着整个空间下的无主魂魄。

怨气、煞气,甚至鬼气不断泻出,一出一进,挤压的巨大的拱门不断的扭动。

单手结印,旋转的碑文出现在拱门上空,上一刻还在扭曲的拱门瞬间停住,曾经想要冲出异界地狱之门的煞气、鬼气瞬间消失,而被巨大吸力吸引的魂魄则发出凄厉的叫声不断的消失。

随着魂魄的消失,隐藏在黑暗中的双头黑蛟顿时压力骤升,满是血腥阴冷的双眼内闪过一丝狠辣,脚踏腾云的蛟蛇在眼前最后一团黑影消失的瞬间冲出黑暗扑向惠清。

夹杂浓郁血腥之气的巨大身影在黑暗中灵活的穿梭,每一次都能带出黑的近乎成墨的液体,惠清皱起眉头,双手快速伸展,左右两手掌心便出现两个钵盂,深褐色的钵盂出现的刹那,炙热的气息从钵盂中迸出。

暗红色液体随之飞出,而此时由无忧自创的金刚剑诀已然形成,夹杂着剑法的金刚剑诀是无数次生死之战由无忧自创,带着罡风的剑法至刚至阳,无比强悍。

在域似有若无的金刚之气配合下,巨大的蛟蛇身不断的被撕搅,点点血花飞舞,被不断撕搅的蛟蛇发出阵阵凄厉的吼声。

想要躲回水潭却已经无法在脱离被锁住的空间。

眼底闪过疯狂的蛟蛇突然从双头中间撕开一条长长的裂缝,整个巨大的蛟蛇身一分为二,带着血雨一左一右扑向惠清三人。

一前一后护住中间的惠清,上一刻还有些似有若无的域顿时身影闪现,一道道凌厉的金刚之气从掌下飞出,手臂长的金刚杵犹如两条盘龙不断的绞杀这对面血肉模糊的蛟蛇。

而无忧则快速的结出剑阵,金刚诛杀阵在瞬间完成,一道两道直至无数道看不清影子的金光好像一个巨大的轮盘飞舞这冲向黑蛟,半空中的惠清额间莲花完全盛开,精纯的真元不断的游走在俩人四周。

一股股精纯之气支撑着无法独立完成金刚诛杀阵的无忧,曾经有些发滞的舞动在这一刻变的灵活。

而就在惠清三人与双头黑蛟苦战之时,远处的祁玄却深深的皱起了眉心,隐藏在眼底的担忧使得祁玄整张面孔显现的严厉,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星辰阵的出现,身为古谭境域主的祁玄却很清楚。

一直都知道惠清很聪慧,也知道惠清的星辰阵与之不同,但真正露出真面目的那一刻,祁玄还是深深的震撼了,那种浩瀚星斗的威压使得祁玄体内的星辰阵微微颤抖着,同样是天才之姿的祁玄是曾经古谭境除了第一代域主后唯一在五百年之内修出星辰阵的第一人。

可这一刻,能够让自身体内的星辰阵颤抖,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惠清的星辰阵等级要高于祁玄,虽然很欣喜,但这意味着惠清遇见了强敌。

可祁玄明白,之所以没有留下自己,为的就是身后这些对惠清至关重要的血脉亲人。

眼底幽深的祁玄目不转睛的紧紧盯住前方那一片被锁住的空间,心中的担忧好像要溢出一样。

而同样担忧的还有好不容易安抚下谢敏柔的白浩轩,单纯的谢敏柔或许看不出什么,但那一刻产生的震波,哪怕是在祁玄的帮助下已经脱离震波范围内,但白成轩依然感觉到了来自心底的震撼。

一双漆黑的双眸深深的看向远方那座在他眼中模糊一片的阵法,并不知道整个空间已经被锁住的白成轩此时能做的除了暗暗的祈求也只能是无奈的等待,无力感充斥整个心头的白成轩第一次意识到,不是他们在保护爱女,而是爱女在舍身护佑他们。

这种让人无法忍受的认知清晰的出现在心头的那一刻,白成轩的心底有种灼烧感,刺疼的厉害也愧疚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