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合一
作者:天文 更新:2019-10-08

“是冰薇啊,小何你也在这里,怎么那么巧,你们也来这里吃饭?”英姐听到李冰薇的声音,显然一愣,而后见到站在李冰薇旁边的何鹏便是回过神来笑着道。

何鹏对英姐的印象也是很不错,只是她这人也是挺好的,何鹏笑着道:“对啊,今天晚上跟亲戚朋友吃顿饭,这位是?”

何鹏看向站在英姐旁边的男子,朝他伸出一手,露出善意的笑容,而男子也是伸出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跟何鹏握在一起,露出一丝憨厚的笑容,道:“我是阿英的丈夫,我叫丘飞。”

“原来是英姐的老公。”何鹏热情地跟丘飞握了几下手便松开了,从刚才的握手当中何鹏发现丘飞的力气很大,而且手掌上布满老茧,看来是经历过锻炼的人,很有可能是个军人。

何鹏只是瞥了站在英姐旁边的少妇,只见她脸上趾高气扬地冷着脸看着何鹏几人,看那样子就知道她看不起何鹏几人了,毕竟在南山市里面只是个租房子住的还不能引起她的重视,而且还是租她表姐的房子,这就让她更加看不起何鹏几人了。虽然他们今天晚上过来这里吃饭,但是并不代表是他出钱的,说不定是有人请吃饭,他过来蹭饭吃而已,毕竟这么高档的地方不是他那种身上穿着普通衣服的人过来吃的。

何鹏并没有打算去跟那个少妇打招呼,人家脸上看向他们的时候都是一脸的不屑,他又何必去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他何鹏还不至于这样,他只不过是见到英姐在这里,出于礼貌过来打声招呼而已。

“对了,英姐,你们今天晚上也是来这里吃饭吗?”何鹏看向英姐笑着问道。

英姐看了自己的丈夫还有自己的表妹一眼,叹了口气道:“我丈夫最近从部队里面转业回来,在部队里面好歹也是个官,整天都是吆喝着那些兵蛋子,但是出来之后发现这个营长好像不怎么好使。而且他这人又是笨嘴,不会说话,弄得现在工作都还没有落实得到。之前听我表妹说表妹夫认识些人,或许能够帮得上忙,看能不能把他弄到公安局里面做点事,所以今天晚上表妹夫就约了个大人物出来,看能不能帮到他。”

“等一下你记住嘴甜一点,叫一下别人不会死的,你要是再这么打都不吭声的样子,谁都帮不了你。”英姐突然柳眉一竖,看向丘飞叮嘱道,看来他们因为这样是碰过不少钉子了。

这时,当英姐说起她的时候,站在英姐旁边的少妇脸上便是更为的傲气,好像看样子她就是丘飞的救世主一般,只见她摆了摆手道:“世杰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能够把他们的领导请出来吃顿饭,表姐夫你等一下可要多敬领导几杯啊,世杰再从中说上几句好话,说不定就能成了。”

“秀琴,谢谢你啊,要不是你跟世杰,估计我们现在都还在往人家那里跑。”英姐看向她的表妹的时候,也是带着一副感激的神色,而后她又拉了拉自己的老公,道:“还不赶紧多谢秀琴,她和世杰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能够请到领导出来的。”

丘飞笑呵呵地道:“谢谢你啊秀琴。”

“不用谢,我们大家一场亲戚,很应该你帮我我帮你的,说不定以后我和世杰还要你们帮忙呢。”虽然英姐的表妹看上去是在谦虚地说着话,但是看她那趾高气扬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因为亲戚而帮忙的,在这之前肯定从英姐那里捞了不少好处,不然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帮他们找领导出来谈丘飞工作的事。

虽然何鹏对于她这样的人相当的不屑,连自己亲戚都要占便宜,但是何鹏并没有说出来,毕竟他们是亲戚,而且由他说出来也不是很好,免得英姐两边难做人,毕竟她现在是有求于她的表妹,怎么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她表妹的,不然前期做的准备工作都浪费了。

何鹏笑了笑,从怀里面拿出一张纸和笔,他在上面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他把写有他电话号码的纸递给丘飞,笑道:“丘大哥,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大胆敢叫你一声丘大哥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是你的工作还没有能够落实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你的工作或许我能够帮上一些忙。”

这几天为了自己的工作到处去跑,政府机关也去过,企业公司也去过,每一次去都是求爷爷求爸爸的,弄得丘飞这个大汉子都有些不敢说话了,因为他怕说得越多错得越多,但是他又是一个直肠直肚的汉子,在军队里面也是有着这样的习惯,只是在现实的一次次打击之下,这个汉子有些畏惧了。

可是当他看到何鹏这么豪爽地叫他一声丘大哥,原本还有些畏惧的心也是放宽了,被束缚的豪爽也是一下子跑了出来。

丘飞接过何鹏递给他的电话号码,哈哈地笑了两声道:“好,那就先谢过何老弟了。”

丘飞把写有何鹏电话号码的纸放好,他看了看周围,他走到前台拿起纸和笔在纸上写下他的电话号码,而后走了过来把写有他电话号码的纸张递给了何鹏。

“何老弟,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又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会帮你。”丘飞真诚地道,在这几天里面,他实在见过太多势利的人,看不起他的人了,一开始的时候他还在为自己是个营长而有些沾沾自喜,但是出来才知道,他那一个在军队里面相当好使的营长称谓在这里根本就是使不动,在这里最有用的是权还有钱。

“表姐夫,你要认识些什么人我也不说什么,但是你也不能够认识一些帮不到你反而分分钟要找你帮忙的人啊。”英姐的表妹见何鹏跟邱飞详谈甚欢,没几下就交换电话号码又是兄弟相称的,不禁出样讽刺道。

邱飞闻言,眉头皱了皱,虽然他很不喜欢英姐表妹这样说,但是他还是忍住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他现在需要求她这一个为人不大好的表妹。

“秀琴。”英姐见自己的表妹如此讽刺何鹏,她也是不禁开口喊了她一声,但是她现在不敢斥她,毕竟现在她丈夫的前途就掌握在她的手上,英姐带着歉意道:“何鹏,对不起,我表妹说话比较冲,其实她是没什么恶意的,你别往心里放。”

何鹏摆了摆手,笑着道:“没事,既然这样我们就先走了,现在时间也是差不多了。丘大哥,我们先走了,以后有空再聊。”

丘飞点了点头,笑着道:“好,慢走。”

虽然英姐的表妹这样说,但是他也没有因此而看不起何鹏,毕竟朋友这东西不是说一定要对方对自己是有利的。这样的话根本就算不上朋友,只不过是利益上的一些关系而已,朋友是将心比心,不管你有钱没钱,有权没权,只要是谈得来就足够了。

就在何鹏想要带着李冰薇还有林馨兰往电梯走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把自己的头梳得发亮,走起路来相当的气派,好像害怕人家不知道他身份显赫一般。

“他就是局里面的吴局长,我们还是赶紧上去跟他打个招呼吧。”英姐的表妹低声说了一句,而后原本脸上有着趾高气扬的脸一下子就变上了讨好之色,她率先迎了上去,而后面的英姐则向丈夫使着眼色,让他嘴甜一点叫一下人别像一块木头一般。

何鹏看着那中年男子就不爽,他决定留在这里看看怎么一回事。

英姐和丘飞在英姐表妹的带领下往门口快步走了过去,英姐的表妹李秀琴一脸讨好地迎了上去,微弓着腰讨好道:“吴局长您好,今天晚上能邀请到您简直就是我们的荣幸。”

那个油光满面的吴局长顶着个大肚子点了点头,虽然脸上难掩高傲,但是他还是摆了摆手道:“今天世杰说他的亲戚有点困难想要我帮帮手,平时我跟世杰关系也不错。”

那个吴局长话里面的意思就是要不是汪世杰他都不会来这里跟他们吃饭,间接就提高了汪世杰的地位,汪世杰闻言脸上也是大喜,而面对英姐还有丘飞的时候就显得更加的高他们一等了,要是今天事成了,那他将能够在英姐那里得到不少好处。

“谢谢世杰啊,真是麻烦到你了。”英姐闻言,她也是反应过来,拉了拉自己的丈夫,感激道。而英姐的丈夫丘飞也是憨厚地笑着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不过他毕竟是在军队里面生活旧了,而且他这人也是大大咧咧那一种,这些人情世故门门道道的东西他还不是很适应,因而只是说了几句。

“你就是世杰表姐夫吧,说说你的情况吧。”吴局长平视看着比他要高出一个头丘飞淡淡道,而无论在言语还是动作上,他都显得比丘飞好像要是高上一等一般,难掩当中的傲气。

丘飞点了点头,道:“吴局长你好,我最近从部队里面转业回来,现在是处于待业的情况,我在部队里面是一个营长……”

丘飞的话还没有讲完,吴局长便是打断了丘飞的话,只见他皱了皱眉头,有些语重心长地道:“丘飞同志啊,你要弄清楚,这里不是部队,你的营长职位在这里不顶用,而且你要正视自己的位置,改变自己的心态,不要整天想着自己是一个营长,这样你会眼高手低,怎么能够做得好事呢?”

吴局长一副教育后辈的样子教导着丘飞,可是他们两人的年纪也是相差不大,被一个与自己年纪相差不大的人这样训导,即便是丘飞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连连点头称是,脸上尽是窘迫,但却没有人为他解围。

其实丘飞也是很是憋屈的,他哪里有拿他的营长职位出来炫耀,哪里有不正视自己的位置,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拿自己的营长职位出来说事,只不过是想要让吴局长知道他以前是一个营长,在各方面还算是可以的而已。

这个时候英姐见自己的老公如此的窘迫,也是有些着急,毕竟两人是夫妻,见到自己的老公被人训到满脸的窘迫,她作为老婆怎么能不心痛,但是这也没办法啊,人家是西城区的公安局局长,虽然只是一个副局长,但是也不是他们这样的平头老百姓可以得罪得起的,所以她唯有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表妹夫,希望他能够帮丘飞解围一下。

汪世杰也是看到了英姐的求救目光,虽然他这人是不怎么样,而且还是比较势利的一个人,但是他收了英姐的好处,他还是开口道:“吴局长,我们进去边聊边吃吧,这里的菜式还是挺不错的。”

“对对,我们先进去,一边吃饭一边聊。”英姐感激地看了汪世杰一眼,赞成着他的建议。

吴局长见丘飞一脸的窘迫,他想这样的教训也够了,他点了点头,率先挺着个大肚子往里面走去,而汪世杰则跟在旁边,像皇帝身边的公公一般。

当英姐和丘飞走到何鹏那边的时候,他们对何鹏点了点头,而吴局长虽然在丘飞等人面前摆着官架子,身前的大肚腩也是相当的大,但是他也是从一个普通的警察爬到这个局长的位置,所以他还是看到了何鹏看向他的不屑目光。

吴局长眉头皱了皱,他停下了脚步,而英姐心中则一个咯噔,因为她也看到何鹏看向吴局长脸上的不屑,而李秀琴则是一脸愤怒地看着何鹏,丘飞脸上则是有些无奈,汪世杰脸上则是有些不解,因为他搞不懂一个穿着普通的小年轻为什么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吴局长。

吴局长被何鹏的目光看得有些不爽,而且看周围几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是相识的,他有些不满地指了指何鹏,问道:“这人是谁?”

“吴局长,不好意思,他只是我表姐公寓的租客,叫小何。小何,还不赶紧给吴局长问声好。”李秀琴见吴局长看向何鹏的目光有些不爽,她赶紧指了指何鹏急声道。

何鹏看着趾高气扬摆着官架子的吴局长冷笑一声道:“吴局长这个官架子可真够大,摆架子摆到人民群众面前来了,你的为官之道去哪里了,人家在人民群众面前是表现得谦虚的,但是你,呵呵。”

下面的何鹏并没有继续说出来,他怕说出来了吴局长会受不了,而李秀琴闻言,则是勃然大怒,道:“表姐,你看你公寓里面的租客怎么是这样的,还不赶紧跟吴局长道歉,你这是想要害死表姐夫吗?”

吴局长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他的脸上越发的表现得阴沉,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年轻为什么能够那样的嚣张,但是他知道他现在很愤怒,他还没试过被一个如此普通的小年轻这样骂他,他干了这个位置那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那些普通老百姓见到他哪个不是恭恭敬敬的。

“英姐,不用担心,丘大哥的工作我还是说得上两句话的,到时候我跟别人打个招呼,落实一下丘大哥的工作。”何鹏看向英姐带着点歉意,而后又是笑呵呵地道,他的态度跟那个摆着官架子趾高气扬的丘飞那是两个极端。

站在何鹏后面的李冰薇还有林馨兰都没有说话,她们知道知道何鹏敢说出来他就能够做得到,现在的他们已经对何鹏有着一种盲目的信任,而林馨兰对何鹏就更为了解多一些了,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南山市的市长还要叫何鹏一声小叔,要是何鹏开口的话,胡谦和会拒绝帮何鹏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动用一下他的职权也帮丘飞落实工作,所以何鹏的话一点都没有夸大的成分。

“笑话,就凭你还能够帮表姐夫落实工作?你说的是大厦的保安吧?现在不是大厦保安之类的工作,而是进入公安局里面工作,你能吗?赶紧给吴局长道歉,求吴局长原谅你,不然你就别想再在公寓里面住了。”李秀琴也是忍不住要发飙了,要是被这个愣头青弄得吴局长生气,说不定连他的丈夫也受连累,因为吴局长是为了他给的钱才会给面子出来的,他们本身的确有点交情,但是交情还不算很厚,所以要是因为这样连累了自己的丈夫,那他丈夫以后的日子都挺难过,毕竟他丈夫是归吴局长管的。

何鹏冷冷地看了李秀琴一眼没有说话,而英姐跟邱飞则夹在中间,他们两人都是好人,一边是自己的表妹,虽然她的确在她的手上拿过不少好处,但是她现在却是真真实实地在帮她,但是另一边是何鹏,她跟何鹏接触过,也知道何鹏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但是这个时候他的确很难做。

就在英姐脸露难色,想要让何鹏想吴局长道个歉的时候,吴局长却是哼了一声,一手挥下没有说话,转身就往外面走去。而站在一旁的汪世杰夫妻还有英姐都是脸色一变,汪世杰夫妻恼怒地看了何鹏一眼急冲冲地赶了上去。

“是冰薇啊,小何你也在这里,怎么那么巧,你们也来这里吃饭?”英姐听到李冰薇的声音,显然一愣,而后见到站在李冰薇旁边的何鹏便是回过神来笑着道。

何鹏对英姐的印象也是很不错,只是她这人也是挺好的,何鹏笑着道:“对啊,今天晚上跟亲戚朋友吃顿饭,这位是?”

何鹏看向站在英姐旁边的男子,朝他伸出一手,露出善意的笑容,而男子也是伸出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跟何鹏握在一起,露出一丝憨厚的笑容,道:“我是阿英的丈夫,我叫丘飞。”

“原来是英姐的老公。”何鹏热情地跟丘飞握了几下手便松开了,从刚才的握手当中何鹏发现丘飞的力气很大,而且手掌上布满老茧,看来是经历过锻炼的人,很有可能是个军人。

何鹏只是瞥了站在英姐旁边的少妇,只见她脸上趾高气扬地冷着脸看着何鹏几人,看那样子就知道她看不起何鹏几人了,毕竟在南山市里面只是个租房子住的还不能引起她的重视,而且还是租她表姐的房子,这就让她更加看不起何鹏几人了。虽然他们今天晚上过来这里吃饭,但是并不代表是他出钱的,说不定是有人请吃饭,他过来蹭饭吃而已,毕竟这么高档的地方不是他那种身上穿着普通衣服的人过来吃的。

何鹏并没有打算去跟那个少妇打招呼,人家脸上看向他们的时候都是一脸的不屑,他又何必去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他何鹏还不至于这样,他只不过是见到英姐在这里,出于礼貌过来打声招呼而已。

“对了,英姐,你们今天晚上也是来这里吃饭吗?”何鹏看向英姐笑着问道。

英姐看了自己的丈夫还有自己的表妹一眼,叹了口气道:“我丈夫最近从部队里面转业回来,在部队里面好歹也是个官,整天都是吆喝着那些兵蛋子,但是出来之后发现这个营长好像不怎么好使。而且他这人又是笨嘴,不会说话,弄得现在工作都还没有落实得到。之前听我表妹说表妹夫认识些人,或许能够帮得上忙,看能不能把他弄到公安局里面做点事,所以今天晚上表妹夫就约了个大人物出来,看能不能帮到他。”

“等一下你记住嘴甜一点,叫一下别人不会死的,你要是再这么打都不吭声的样子,谁都帮不了你。”英姐突然柳眉一竖,看向丘飞叮嘱道,看来他们因为这样是碰过不少钉子了。

这时,当英姐说起她的时候,站在英姐旁边的少妇脸上便是更为的傲气,好像看样子她就是丘飞的救世主一般,只见她摆了摆手道:“世杰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能够把他们的领导请出来吃顿饭,表姐夫你等一下可要多敬领导几杯啊,世杰再从中说上几句好话,说不定就能成了。”

“秀琴,谢谢你啊,要不是你跟世杰,估计我们现在都还在往人家那里跑。”英姐看向她的表妹的时候,也是带着一副感激的神色,而后她又拉了拉自己的老公,道:“还不赶紧多谢秀琴,她和世杰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能够请到领导出来的。”

丘飞笑呵呵地道:“谢谢你啊秀琴。”

“不用谢,我们大家一场亲戚,很应该你帮我我帮你的,说不定以后我和世杰还要你们帮忙呢。”虽然英姐的表妹看上去是在谦虚地说着话,但是看她那趾高气扬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因为亲戚而帮忙的,在这之前肯定从英姐那里捞了不少好处,不然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帮他们找领导出来谈丘飞工作的事。

虽然何鹏对于她这样的人相当的不屑,连自己亲戚都要占便宜,但是何鹏并没有说出来,毕竟他们是亲戚,而且由他说出来也不是很好,免得英姐两边难做人,毕竟她现在是有求于她的表妹,怎么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她表妹的,不然前期做的准备工作都浪费了。

何鹏笑了笑,从怀里面拿出一张纸和笔,他在上面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他把写有他电话号码的纸递给丘飞,笑道:“丘大哥,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大胆敢叫你一声丘大哥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是你的工作还没有能够落实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你的工作或许我能够帮上一些忙。”

这几天为了自己的工作到处去跑,政府机关也去过,企业公司也去过,每一次去都是求爷爷求爸爸的,弄得丘飞这个大汉子都有些不敢说话了,因为他怕说得越多错得越多,但是他又是一个直肠直肚的汉子,在军队里面也是有着这样的习惯,只是在现实的一次次打击之下,这个汉子有些畏惧了。

可是当他看到何鹏这么豪爽地叫他一声丘大哥,原本还有些畏惧的心也是放宽了,被束缚的豪爽也是一下子跑了出来。

丘飞接过何鹏递给他的电话号码,哈哈地笑了两声道:“好,那就先谢过何老弟了。”

丘飞把写有何鹏电话号码的纸放好,他看了看周围,他走到前台拿起纸和笔在纸上写下他的电话号码,而后走了过来把写有他电话号码的纸张递给了何鹏。

“何老弟,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又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会帮你。”丘飞真诚地道,在这几天里面,他实在见过太多势利的人,看不起他的人了,一开始的时候他还在为自己是个营长而有些沾沾自喜,但是出来才知道,他那一个在军队里面相当好使的营长称谓在这里根本就是使不动,在这里最有用的是权还有钱。

“表姐夫,你要认识些什么人我也不说什么,但是你也不能够认识一些帮不到你反而分分钟要找你帮忙的人啊。”英姐的表妹见何鹏跟邱飞详谈甚欢,没几下就交换电话号码又是兄弟相称的,不禁出样讽刺道。

邱飞闻言,眉头皱了皱,虽然他很不喜欢英姐表妹这样说,但是他还是忍住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他现在需要求她这一个为人不大好的表妹。

“秀琴。”英姐见自己的表妹如此讽刺何鹏,她也是不禁开口喊了她一声,但是她现在不敢斥她,毕竟现在她丈夫的前途就掌握在她的手上,英姐带着歉意道:“何鹏,对不起,我表妹说话比较冲,其实她是没什么恶意的,你别往心里放。”

何鹏摆了摆手,笑着道:“没事,既然这样我们就先走了,现在时间也是差不多了。丘大哥,我们先走了,以后有空再聊。”

丘飞点了点头,笑着道:“好,慢走。”

虽然英姐的表妹这样说,但是他也没有因此而看不起何鹏,毕竟朋友这东西不是说一定要对方对自己是有利的。这样的话根本就算不上朋友,只不过是利益上的一些关系而已,朋友是将心比心,不管你有钱没钱,有权没权,只要是谈得来就足够了。

就在何鹏想要带着李冰薇还有林馨兰往电梯走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把自己的头梳得发亮,走起路来相当的气派,好像害怕人家不知道他身份显赫一般。

“他就是局里面的吴局长,我们还是赶紧上去跟他打个招呼吧。”英姐的表妹低声说了一句,而后原本脸上有着趾高气扬的脸一下子就变上了讨好之色,她率先迎了上去,而后面的英姐则向丈夫使着眼色,让他嘴甜一点叫一下人别像一块木头一般。

何鹏看着那中年男子就不爽,他决定留在这里看看怎么一回事。

英姐和丘飞在英姐表妹的带领下往门口快步走了过去,英姐的表妹李秀琴一脸讨好地迎了上去,微弓着腰讨好道:“吴局长您好,今天晚上能邀请到您简直就是我们的荣幸。”

那个油光满面的吴局长顶着个大肚子点了点头,虽然脸上难掩高傲,但是他还是摆了摆手道:“今天世杰说他的亲戚有点困难想要我帮帮手,平时我跟世杰关系也不错。”

那个吴局长话里面的意思就是要不是汪世杰他都不会来这里跟他们吃饭,间接就提高了汪世杰的地位,汪世杰闻言脸上也是大喜,而面对英姐还有丘飞的时候就显得更加的高他们一等了,要是今天事成了,那他将能够在英姐那里得到不少好处。

“谢谢世杰啊,真是麻烦到你了。”英姐闻言,她也是反应过来,拉了拉自己的丈夫,感激道。而英姐的丈夫丘飞也是憨厚地笑着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不过他毕竟是在军队里面生活旧了,而且他这人也是大大咧咧那一种,这些人情世故门门道道的东西他还不是很适应,因而只是说了几句。

“你就是世杰表姐夫吧,说说你的情况吧。”吴局长平视看着比他要高出一个头丘飞淡淡道,而无论在言语还是动作上,他都显得比丘飞好像要是高上一等一般,难掩当中的傲气。

丘飞点了点头,道:“吴局长你好,我最近从部队里面转业回来,现在是处于待业的情况,我在部队里面是一个营长……”

丘飞的话还没有讲完,吴局长便是打断了丘飞的话,只见他皱了皱眉头,有些语重心长地道:“丘飞同志啊,你要弄清楚,这里不是部队,你的营长职位在这里不顶用,而且你要正视自己的位置,改变自己的心态,不要整天想着自己是一个营长,这样你会眼高手低,怎么能够做得好事呢?”

吴局长一副教育后辈的样子教导着丘飞,可是他们两人的年纪也是相差不大,被一个与自己年纪相差不大的人这样训导,即便是丘飞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连连点头称是,脸上尽是窘迫,但却没有人为他解围。

其实丘飞也是很是憋屈的,他哪里有拿他的营长职位出来炫耀,哪里有不正视自己的位置,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拿自己的营长职位出来说事,只不过是想要让吴局长知道他以前是一个营长,在各方面还算是可以的而已。

这个时候英姐见自己的老公如此的窘迫,也是有些着急,毕竟两人是夫妻,见到自己的老公被人训到满脸的窘迫,她作为老婆怎么能不心痛,但是这也没办法啊,人家是西城区的公安局局长,虽然只是一个副局长,但是也不是他们这样的平头老百姓可以得罪得起的,所以她唯有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表妹夫,希望他能够帮丘飞解围一下。

汪世杰也是看到了英姐的求救目光,虽然他这人是不怎么样,而且还是比较势利的一个人,但是他收了英姐的好处,他还是开口道:“吴局长,我们进去边聊边吃吧,这里的菜式还是挺不错的。”

“对对,我们先进去,一边吃饭一边聊。”英姐感激地看了汪世杰一眼,赞成着他的建议。

吴局长见丘飞一脸的窘迫,他想这样的教训也够了,他点了点头,率先挺着个大肚子往里面走去,而汪世杰则跟在旁边,像皇帝身边的公公一般。

当英姐和丘飞走到何鹏那边的时候,他们对何鹏点了点头,而吴局长虽然在丘飞等人面前摆着官架子,身前的大肚腩也是相当的大,但是他也是从一个普通的警察爬到这个局长的位置,所以他还是看到了何鹏看向他的不屑目光。

吴局长眉头皱了皱,他停下了脚步,而英姐心中则一个咯噔,因为她也看到何鹏看向吴局长脸上的不屑,而李秀琴则是一脸愤怒地看着何鹏,丘飞脸上则是有些无奈,汪世杰脸上则是有些不解,因为他搞不懂一个穿着普通的小年轻为什么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吴局长。

吴局长被何鹏的目光看得有些不爽,而且看周围几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是相识的,他有些不满地指了指何鹏,问道:“这人是谁?”

“吴局长,不好意思,他只是我表姐公寓的租客,叫小何。小何,还不赶紧给吴局长问声好。”李秀琴见吴局长看向何鹏的目光有些不爽,她赶紧指了指何鹏急声道。

何鹏看着趾高气扬摆着官架子的吴局长冷笑一声道:“吴局长这个官架子可真够大,摆架子摆到人民群众面前来了,你的为官之道去哪里了,人家在人民群众面前是表现得谦虚的,但是你,呵呵。”

下面的何鹏并没有继续说出来,他怕说出来了吴局长会受不了,而李秀琴闻言,则是勃然大怒,道:“表姐,你看你公寓里面的租客怎么是这样的,还不赶紧跟吴局长道歉,你这是想要害死表姐夫吗?”

吴局长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他的脸上越发的表现得阴沉,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年轻为什么能够那样的嚣张,但是他知道他现在很愤怒,他还没试过被一个如此普通的小年轻这样骂他,他干了这个位置那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那些普通老百姓见到他哪个不是恭恭敬敬的。

“英姐,不用担心,丘大哥的工作我还是说得上两句话的,到时候我跟别人打个招呼,落实一下丘大哥的工作。”何鹏看向英姐带着点歉意,而后又是笑呵呵地道,他的态度跟那个摆着官架子趾高气扬的丘飞那是两个极端。

站在何鹏后面的李冰薇还有林馨兰都没有说话,她们知道知道何鹏敢说出来他就能够做得到,现在的他们已经对何鹏有着一种盲目的信任,而林馨兰对何鹏就更为了解多一些了,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南山市的市长还要叫何鹏一声小叔,要是何鹏开口的话,胡谦和会拒绝帮何鹏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便是动用一下他的职权也帮丘飞落实工作,所以何鹏的话一点都没有夸大的成分。

“笑话,就凭你还能够帮表姐夫落实工作?你说的是大厦的保安吧?现在不是大厦保安之类的工作,而是进入公安局里面工作,你能吗?赶紧给吴局长道歉,求吴局长原谅你,不然你就别想再在公寓里面住了。”李秀琴也是忍不住要发飙了,要是被这个愣头青弄得吴局长生气,说不定连他的丈夫也受连累,因为吴局长是为了他给的钱才会给面子出来的,他们本身的确有点交情,但是交情还不算很厚,所以要是因为这样连累了自己的丈夫,那他丈夫以后的日子都挺难过,毕竟他丈夫是归吴局长管的。

何鹏冷冷地看了李秀琴一眼没有说话,而英姐跟邱飞则夹在中间,他们两人都是好人,一边是自己的表妹,虽然她的确在她的手上拿过不少好处,但是她现在却是真真实实地在帮她,但是另一边是何鹏,她跟何鹏接触过,也知道何鹏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但是这个时候他的确很难做。

就在英姐脸露难色,想要让何鹏想吴局长道个歉的时候,吴局长却是哼了一声,一手挥下没有说话,转身就往外面走去。而站在一旁的汪世杰夫妻还有英姐都是脸色一变,汪世杰夫妻恼怒地看了何鹏一眼急冲冲地赶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