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及根向西风【2】
作者:笑不息 更新:2019-10-08

  次日清早,红土坡枫叶林。烈风站在一块大石上,望着眼前两万军队。手中举着魔武学院前边的那把长剑,高声疾呼:“荆棘在前,奋勇杀敌!”台下的两万战士齐声附和:“荆棘在前,奋勇杀敌!”烈风身边不远处的罗霄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战士

  呼喝完毕,烈风来到罗霄面前,左拳放在心口,大声说道:“禀陛下,荆棘族人烈风.沃特点阅完毕,请陛下讲话。”罗霄紧走几步,来到烈风刚才站立的大石前,嗯嗯两声,清清嗓子,这才说道:“天佑云罗,荆棘不灭!”台下士兵立时群情激动,一人带头喊道:“天佑云

  罗,荆棘不灭!”顿时有些老兵跟着喊了起来,呼号声愈来愈大,就好似天边响起的闷雷一般,由远及近,声音愈来愈大。震人心腑。震得不远处的枫叶沙沙作响。只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呼喊声才慢慢停歇下来。罗霄等到台下士兵呼喊声音慢慢变小,终至悄无声息,这

  才继续说道:“荆棘家族是云罗护国家族,二十年前惨遭灭门。上至我下至百姓,无人不感痛心。举国之力,查找多年,时至今日才将荆棘传人找回。天之大幸!如今我的战士又会聚集到荆棘战旗之下,为了云罗,去打败那些入侵我们的敌人。打败敌人。

  ”说到最后一句,突然运起斗气,声音贯彻长空。台下士兵先是一愣。紧接着听到一人喊道:“能!我们一定会在荆棘战棋护佑下打败敌人!”台下士兵再次一起高呼:“打败敌人!”声震四野。群情激动。车辚辚,马萧萧,两万人马分成前中后三军,向着萨鲁曼云罗边境开去。行进了一日一夜,这一日就要到了两国边境。忽然前哨回报,有人在萨鲁曼边境拦住去路。点名要见烈风。烈风心中奇怪,随着前哨来到阵前,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人,青虚虚胡茬,脸带笑意。正

  在看着自己。烈风急忙翻身下马,快步走上前去。两人还相距十几步,就听那人说道:“徒弟,你将伊尔多斯拐到哪里去了?”烈风心中好笑,马尔蒂一心想将自己收为徒弟。三番两次救护自己,又传自己剑技。再说自己以后想要报仇,还要依仗此人。微微一笑,说道:“前辈取笑了,伊尔

  多斯那里是我拐走的?他已回转龙族驻地去了。过些时间,就会回来,前辈不必太记挂。”马尔蒂脸色一变,严肃地说道:“你还是当我徒弟吧!你答应了,我就会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如果你不答应,恐怕......”还未说完,身边窜出一人,向着烈风喊道:“烈儿!”声音

  低沉缓慢。烈风听在耳中,就似在耳边响了一个炸雷,神情呆滞,泪如雨下,几个箭步来到来人身前,双膝跪倒,哽咽道:“义父!”莫罗拓一把将烈风揽在怀中,脸上带着泪花说道:“烈儿,这些日子苦了你了。马尔蒂都告诉我了。快快站起来,让我好好看看。”说着

  将烈风扶起,笑意盈盈的看着烈风。这时马尔蒂说道:“莫老弟,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你,你也该办你的事情了。”神色猥亵,莫罗拓一愣,随即啊啊两声,说道:“我今日高兴,险些将你这件事情忘了。”扭头对着烈风说道:“我昔日承蒙马尔蒂搭救,曾答应他一

  件事情。你过来,跪在马尔蒂大师面前,先磕上几个头。”马尔蒂说道:“只要磕上三个就够了,不要多了,也不要少了。”说着整整衣衫,向四周看看,无有可以坐的地方,只好扎个马步,,将衣衫整理好,说道:“好了,快磕吧!”烈风心中奇怪,莫罗拓与马尔蒂相差

  二十余岁,直直相差了一辈人,但是却以兄弟相称,不伦不类。又想,义父多亏马尔蒂相救,如今给他磕几个头,也不为过。想到这里,跪在地上,向着马尔蒂磕了三个响头。抬起头来,就要起身,马尔蒂又道:“将你的水囊拿过来。”烈风一摸腰间,走得匆忙,水囊

  未曾带在身边。说道:“前辈如果渴了,请随我前往营帐,营中自有有美酒佳肴。”马尔蒂脸色一变,不悦道:’你让侍卫回去端一杯茶水过来,我就要在这里喝,而且要你亲手端给我。“烈风无奈,只得命人回去端一杯茶水过来。自己就要起身,马尔蒂又道:”你想不要

  起来,等到你亲手将茶水端给我,我喝了,你才可以起身。不然这杯茶水我就不喝了。“说完,别过头去,看着莫罗拓,不停眨着眼睛。烈风心中更加奇怪,偷偷看了莫罗拓一眼,看见莫罗拓忍俊不禁的样子。心中虽是不愿,但还是跪在马尔蒂身前。少时,侍卫将茶水

  端来,递给烈风,烈风又端给马尔蒂,马尔蒂极快的将茶水喝完。将茶杯猛然摔在地上,一跃而起,仰天大笑。样子极其欢喜。少时说道:“快叫几声师傅听听。哈哈哈.......西荆棘做了我的徒弟。哈哈哈......”这是天上忽然掉下一块黄色的云朵,伴随着一声怒喝:“烈风,你又上了卑鄙的人类的当了。你已经行过拜师礼了。马尔蒂,我要与你决一雌雄。”随着这一声叫喊,一里外的军营顿时乱作一团,人嘶马叫,好不热闹。烈风早已将惊呆的莫罗拓抱起,跃到一边。看着不

  远处好像两只斗鸡似的马尔蒂和伊尔多斯。心中腹诽道:恶人自有恶人磨。屠夫遇上宰牛的。马尔蒂收住笑声,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伊尔多斯,喜滋滋的说道:“我是雄的。你大概是雌的吧!”放声大笑。鼻涕眼泪一起洒了出来。伊尔多斯更加恼怒,忽然脸色一变,阴

  阴的说道:“马尔蒂,你忘了,我这次回龙族是去干什么了?”马尔蒂一怔,随即献媚道:“你将那东西带回来了?”伊尔多斯点点头。马尔蒂眼冒精光,又道:“拿给我看看,我就让烈风跟你玩几年,嗯......”搬动手指,口中念念有词:“一月,一个半月,两个月,半年。”

  一边念叨,一边偷偷窥视伊尔多斯脸色,见伊尔多斯脸色愈来愈难看,猛的牙关一咬,狠狠跺跺地,大声说道:“好了,就让这小子陪你转上一年。这总够了。”声音转低,嘀咕道:“老子才收了一个徒弟,还未在人前显摆,就让你这雌龙带走。老子这一次亏大发了。”

  伊尔多斯笑得愈发阴险,讨价还价到:“五年!”马尔蒂像一只受伤的兔子,向后一跳,大声说道:“不行!”声嘶力竭。“最多两年。”伊尔多斯笑得愈发欢畅,得意的说道:“两年就两年,不可在反悔。”如同两个狡猾的商人,在不断地讨价还价。烈风并不理会两人争吵,

  对莫罗拓说道:“义父,兰仑爷爷就在军营中。你随我去吧!”莫罗拓点点头,侍卫牵来两匹战马,两人翻身上马,蹄声得得,向着军营走去。两人还离着军营有四五十步远时,一人尖声叫道:“莫叔叔。”飞奔过来。莫罗拓看着来人,呆呆站立,忽而激动地叫道:“莫尼

  珂!你真的是莫尼珂?”霎时之间,眼圈中泪光点点,红润起来。烈风也是呆呆看着奔来的人,这不是科布么?怎么又改了名字,叫什么莫尼珂。这时又走来一人,笑呵呵叫道:“莫老弟,别来无恙?”科布默默站到一旁,莫罗拓与兰仑四手相执,四目相对,都不言语。   不知心中是喜是悲。

  蹄声得得,旌旗招展。队伍继续向萨鲁国境内行进。队伍中间,马尔蒂与兰仑并辔而行。不时说上几句,声音放得极低。烈风与莫罗拓并排行走。艾妮与科布坐在四人身后不远处的一辆大车内。烈风低声问道:“义父,今日你怎么将科布唤作莫尼

  珂?”莫罗拓长叹一声,说道:“此事说来话长。那天在荆棘庄园,家族遭到袭击,对方来的极是迅速,大伙都没有防备,被对方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当时你爷爷给了我一幅地图,要我带你离开红土坡,前往天断山谷。其实他并不知道,你父亲还派了四个侍卫逃了出来

  。他们都是奉你父亲的命令离开的。其中一人就是莫尼珂的父亲,就是你伊格尔叔叔。一路上他们四人暗中保护我们,在我们到达天断山谷的次日晚上,你伊格尔叔叔就来了,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你伊格尔叔叔的妻子产下一女,只是遇到袭击

  。被一支利箭射死了。你伊格尔叔叔只好带着孩子保护我们。而暗中保护我们的四个侍卫,一个腿上中了利箭,留在蓝冰城养伤。另外两个在途中为了保护我们,都死了。只有你伊格尔叔叔跟着我们到了天断山谷。那女婴就是莫尼珂,只不过她自己又给自己改了一个

  名字叫做科布。”缓缓抹去眼角泪滴,又道:“莫尼珂从小就被父亲教导,又道盗贼工会拜了一个盗圣为师,苦练十五年。直到你要去云罗魔武学院,我和你伊叔叔才商量好,让莫尼珂暗中保护你。只是可惜你伊叔叔英年早逝。世上再无亲近之人。没有可以一块喝酒的

  人了。想来今日能见到荆棘战旗重现,他也会含笑九泉。”烈风心中唏嘘。往事历历,泛上心头,自己多番遇险,莫尼珂都跟随在自己身边。原来竟有这样隐秘的往事。想莫罗拓为保住自己性命,弃自己儿子生死不顾,伊格尔又为了送了性命,但还是让莫尼珂暗中保护

  自己。自己究竟要怎样做才能报答这些恩情?想到这里,说道:“义父,以待这场战争结束,我们就离开这里,回天断山谷去吧!我来侍奉你和兰仑爷爷。莫尼珂在谷中种菜养花,我到丛林中狩猎,咱们四人从此后逍遥自在。再不分开。”莫罗拓呵呵一笑,说道:“痴儿

  ,你难道要永远呆在天断山谷中。我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如今我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只想四处游历一番,看看世间风物。逍遥自在的过完下半生,不想再有什么牵绊。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只要你好好照料莫尼珂,为荆棘家族开枝散叶,我也就别无他求了。”烈风

  说道:“义父,你的伤势完全好了?”莫罗拓说道:“那日你离开天断山谷以后,过了半月时间,突然来了一群人,说是要找兰仑薇儿祖孙,我告诉他们薇儿祖孙已经离开,他们还是不信,将山谷中胡乱翻了一通,还是不罢休,就想将我捉回去,拷问薇儿下落。我自然不

  依,就与他们争斗起来,只是年老力衰,正在我时时刻,马尔蒂闯了进来。那些人见马尔蒂单枪匹马,就要将他杀了,马尔蒂一怒之下,将那些人打得四散奔逃,我见山谷中再也无法居住,就跟着马尔蒂离开了。后来我就随着他到了萨鲁曼皇宫,才知道他是萨鲁曼护

  国家族。但是马尔蒂平日里朋友不多,与我也甚说得来。我这才留在那里。在马尔蒂帮助下,治好了身上的暗伤。我们闲谈时,曾经说起过你的名字,不想马尔蒂无意中竟然会遇到你。他前些日子一回到皇宫,就缠着我,要我答应帮他办一件事情,我旁敲侧击之下,

  才知道事情原委。马尔蒂心性质朴,我不忍心拒绝他,就答应了。原来他是想将你收作自己徒弟。嘿嘿...”我今日才见到,堂堂剑神竟然这样赖皮。真不明白他究竟是怎样炼成惊世剑技的。”两人絮絮叨叨,不知不觉夕阳落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烈风传令安营扎寨。手下都是久经战阵之人,片刻之间扎好营帐。埋好陆角,设了绊马索。众人纷纷走进帐篷。莫罗拓与兰仑一间,莫尼珂与艾妮一间,烈风单人一间。烈风回头去找寻马尔蒂,侍卫禀报。马尔

  蒂悄悄离去。临走时留下一封书信。让烈风到了前线经这封书信交给人类联军主帅萨鲁曼帝国肖恩公爵。侍卫兵不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