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作者:轩儿爱小嘟嘟 更新:2019-10-08

又是秋天的时候.忙碌了一年多的大家.相聚在菊园赏花.晚饭后.大家都喝了些酒.于是.迷醉的视野里.面前的菊花就更是养眼.想想他们四个人.似乎都是因为这菊花结的缘.不由得很是感概.

入夜后.大家相继回到房间.诺晨回过头去.看着暗黑的天幕.忽然有些莫名的伤感.他在想.假如当年他没有跟外公去菊花前拍照.那么他现在的命运会不会不是这样.即便有了秦政的背叛.即便他一生都独自一个人.也总比现在要好吧.

用爱情维系的上半生.足以伤痕累累.那么用爱情继续维系的下半生.会不会也这样.他现在是爱杨建宏的.宇晨因为他这个哥哥.不想让他再伤心难过.和陈俊暂时也会很好.那么能维持多久呢.爱情有保鲜期吗.如果有.是多久.能久过和秦政当初的那几年吗.

表面不介怀.不代表真的可以将伤痛全部都放下.我不是木头人.你们好残忍.为什么我好不容易忘记了一切.又要想方设法的把我给救活.

午夜十分.诺晨起身看着身边熟睡着的爱人.眼泪不停的从眼眶中滑落.

“我走了你会不会很难过.但是我已经答应了桑女士.等到你已经离不开我的时候.我就必须从你身边离开.然后陪着她安度晚年.不然的话.她会报复你.”诺晨说完这些话.漂亮的瞳孔里满是痛苦和挣扎.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离不开我了.只是一直在骗桑女士.可是怎么办呢.我不想陪她.但是.我也不想陪你了.”诺晨趴在杨建宏的胸前.轻声呢喃着.

杨建宏因为诺晨事先在他杯中下过药.所以现在的他.即使拿鞭炮在他耳边放也不会将他吵醒.诺晨放心的说了很多话.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抬起头来的时候.满脸的泪痕.

最后的一句.诺晨说的尤为的清晰:“我累了.放我走吧.”

说完后.他轻松的踹口气.然后将早已准好的一张纸条放在杨建宏的枕头上.然后.穿上衣服离开.

诺晨记得当初他来这里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拿.那么现在离开了.也就一样什么都不要带好了.

午夜的路上.诺晨静静的走着.迎面开来一辆汽车.风驰电掣的速度.诺晨在他快开过来的时候.慢慢走到路中央.车子及时的刹住.但是还是来不及.将诺晨给撞飞……

直到很多年过去.杨建宏始终都无法理解.诺晨为什么要选在他们最好的时候离开.而且不留只字片语.虽然走的那天.有在枕边放了一个字条.但是上面确实写的:师兄.你跟宇晨说.如果他不跟陈俊白头偕老的话.我会恨他到下辈子.

诺晨.你就这么恨我吗.即便在临死前.也不给我留下半个字.

诺晨死后.杨建宏消沉了一段时间.按照宇晨的思维.他是应该在诺晨死后而立即跟随的.但奇怪他却没有这样做.

没有人知道杨建宏为什么不跟随诺晨而去.就像没有人知道诺晨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寻死.这个世界上.无法理解的事情太多太多.每个都去纠结的话.会很累.

但有件事宇晨却是弄明白了.诺晨一直都没有将自己的心结给打开.大家都忽视了这一点.以至于在多年后.异常的悔恨.不该那么努力的撮合诺晨回到杨建宏的身边.如果诺晨当初没有听他的回到杨建宏的身边.那么即便一直都是独自一人.也不会想到要去寻死.

而悔恨最深的则是陈俊.在诺晨死后的那几天.他几乎找到几乎就要去自杀.在宇晨拿着杨建宏给的那张纸条一遍遍的扔给他看后.他才总算是在一个多月后彻底的断掉了自杀的念头.但是心里却是比死都还要难受.

比起陈俊的激动情绪.杨建宏倒是显得很平静.但是大家都看的出来.心死的人.是不会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的.因为自此后.杨建宏就再也没有笑过.他一心扑在公司上.白天上班.晚上睡觉.而且一直都独自住在菊园里.他除了不笑以为.其他的倒是没有看出有任何的异常.

诺晨的死.瞒着外公.外公年纪大了.早在两年前刚来北京的时候.就有些糊涂了.现在便是更加的厉害.即使现在告诉他诺晨死了.他也未必听得懂你在说什么.

第二年清明.宇晨和陈俊一起来给诺晨扫墓.还没有走到地方.就看到一身黑色风衣的杨建宏.静静的站在诺晨的墓碑前.阴郁的目光里.满是戾气.

两人将花放下.陈俊看着他.艰难的说道:“宏哥.你没事吧.”

自从诺晨死后.陈俊就一直的不敢面对杨建宏.虽然杨建宏一直都没有说什么.但是.谁都知道.诺晨是因为什么要去自杀的.

杨建宏看了看他们.轻声说道:“我走了.你们呆一会就走吧.诺晨怕吵.”说完就离开了.

宇晨其实一直都想跟他谈谈.但无奈杨建宏这大半年来一直都是行色匆匆.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便追了上去.

“杨建宏.我想问你件事.”

杨建宏停下脚步.沉声道:“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是不是问我为什么没有跟着诺晨一起离开.”

宇晨点头:“是.因为换做是我.我会.你不觉得.现在活着很痛苦吗.比死了还要痛苦.”

杨建宏笑道:“你以为我不想吗.但是.诺晨死前.没有给我留下只字片语.这说明什么你知道吗.”

宇晨呆愣愣的看着他:“说明什么.”

杨建宏凄然一笑:“说明什么.说明他不想再跟我有任何的关系了.那么我还有什么资格以他的死而离开呢.”

宇晨消化了好一阵.似乎明白了.但是却又好像没有明白.僵直着身子.满脸无奈而又绝望的看着杨建宏:“诺晨的师兄.我很同情你.”

“不.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杨建宏说着.往前走了几步.声音依旧未停:“其实.只要是诺晨想要做的事情.倾其我的一生我都可以为他做到.既然他那么想和我没有关系.我也会答应他.只因为我爱他.你知道吗.这辈子.我谁都不爱.只爱沈诺晨.即便是我死的那天.也不会改变.”

人影消失.但是他的话语似乎还停留在空中.不断在周围盘旋.宇晨微眯着眼睛.阳光很是刺眼.这不是一个扫墓的天气.一点扫墓应有的气氛都没有.但是.宇晨还是很想哭.于是.眼泪很快就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很快就将视线给模糊.

要如何深的爱.才可以做到这般痛苦的抉择.宇晨猜想.杨建宏以后的每一天.定是像受刑般度过.活着的人这样痛苦却还是要活着.死去的人呢.沈诺晨.你现在过得好吗.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你这样不坚强.那么前段时间.是怎么样撑过来的呢.如此这般撑着.又是为了什么呢.

宇晨想不明白.越想心里越痛.他抬起头.用力的擦干眼泪.然后起身离开.尽管身后诺晨的墓碑前.还有个叫做陈俊的人.

宇晨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杨建宏不想去找.而陈俊知道.凭着他的性格和脾气.假如不想出现.即使再怎么样也是找不到他.

外公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陈俊和杨建宏两人便轮流照顾他.直到两年后的一个冬天清晨.外面漫天的雪花.而外公的眼睛.轻轻的合上后.就再也没有睁开.

直到外公下葬.宇晨还是没有出现.陈俊知道.他的小陌.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心里虽然很痛.但是依然微笑着轻声对自己说道:“小陌.只要你快乐.虽然.我是真的很想你.”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伤害了就是伤害了.就算最后再怎么样补救.也还是无法挽回.那些所谓的重新开始.不过是骗所有人的借口.为的只是想在一个安静的时候.悄然离开.

早已是无法挽回.所有的人都应该明白.早已经是无法挽回啊.

下一个人生.倘若真的有下一个人生.珍重吧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