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话后篇:千年的守候(不看后悔~)
作者:东西大人 更新:2019-10-08

“如果我们之间能够更早的相遇,如果没有那么多的阴谋和利用,那么,你有没有可能爱上我?”

尉迟翼的话格外的轻柔,仿佛夏日飘飞的柳絮扑打在面上,恍惚间又像是幻听。

西西抿着唇遥遥的望着远方,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身旁炙热的目光,跨越空间,历经时间的沉淀,愈发的浓郁,在此刻全部倾倒出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西西唇间翕动,轻声随风飘逝,“没有如果。”

是的,没有如果。

尉迟翼垂眸轻笑,掩住眸中光点的黯然。如此说来,她既然对他没有分毫的感情,那么恐怕连恨意都吝惜施舍。在这一切都自以为是他掌控的过程中,他才是最可悲的输家。

一阵强烈的晃动声让整个地面都震颤起来,一树的繁花落地,铺就一片粉艳的地毯。幻境的结界被人撞破了。西西轻盈的落于地上,莹白光*裸的玉足陷在花瓣之中,长发发梢带起微风,让花瓣飞扬,缠绕在发间。

尉迟翼却伸手挡住了她面前的去路,“你留在这里。”

西西绿金交织的眸子定定的望着他,带着一分强硬的不容置疑,“没有人能够决定我的去留。”

尉迟翼的神色一滞,虽心有不甘,可身心早已臣服,在那一双眸子的注视下,缓缓的收了手,垂于身侧。

西西轻巧的绕过他,走向前方,他随后跟上。

飞羽的身形在地面上几个闪跳,最终落在一处高坡上,从他身侧开始,全部结成的幻境在逐渐消退,露出贫瘠的土地。

西西踏足在幻境消失的边缘,在一瞬间仿佛定格了时间,她身前和身后的景色迥异,两相对比,一处繁华,一处荒凉。她扬起头,正对上飞羽居高临下的紫色瞳眸,那一瞬间的默契让灵魂都动荡起来。她原本冷漠无情的眸中出现了一点类似笑意的暖色调,使得整张脸庞变得更加明艳动人。

“你来了。”她的话简单的出口,却带了那分无法替代的自然和熟悉,让尉迟翼几欲发狂。

“恩,我来,接你回家。”飞羽的眸中浸染着温柔的波光,仿佛在这世间都只剩下了两人,其他人都无法轻易涉足。

“我不会让你轻易带走她的。”尉迟翼的身影只是在她的面前一晃,就直直的扑向飞羽。西西的身形未动,目光越过飞羽和尉迟翼缠斗在一起的身影,落向身后大批赶来的军队前的人身上。

胡轻飏比从前看起来更具有男人那种坚毅和野性的魅力,他下巴上生了一点点青色的胡茬,却平添了一丝果敢的气息,他所处的位置离西西很远,可那双黑眸却给人一种咫尺的感觉,侵占了她的全部思考。

“好久不见,胡轻飏。”

“好久不见。”他喃喃的低语,却格外清晰的穿入西西的耳朵里,“你变了很多,可是我依旧希望,你叫我大神。”依旧希望你是在无忧无虑的欢笑,即使身旁不是我……

西西抿唇轻笑,倾城绝丽,“大神,如今我们不得不站在对立了吗?”

“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与你站在对立的立场上。西西,只要你愿意,我们还可以回到从前……”他的语气轻柔,更似意味深长的循循善诱。

“可能吗?”西西的语气轻微,更像是自言自语,“从我的亲生父母被抹杀的那一刻,或许今时今刻就已经注定了。”

“不。”一道熟悉而稳重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胡轻飏的背后转出了一个人影,正是茹威,“西西,不要把自己困在过去,用你的心你的眼去看这个世界,或许曾经猎人协会犯过不可饶恕的错误,可是我们依旧在努力的补救,你永远都无法操控过去,所以不要执着于曾经,你要看清未来。”

“补救?”她冷冷的勾唇,“那么为什么要选择隐瞒我?你们明明有无数机会可以向我澄清这个事实!”她不受控制的怒吼,周身强大的气场震动着土地,使得她身后的幻境在不断扭曲,逐渐转换成混沌可怕的黑色。

“西西,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的!我们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时机还没有成熟!”茹威见西西的神色有变,害怕她的力量再次暴走,慌忙喊道。

“那什么时候才是成熟的时机!”

茹威一时语塞之时,西西的身影已经一晃到了近前,那双世间少有的金绿交织的眸子正透过他的眼睛望进他的心里。

“说到底,不过是你们为私心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她勾着唇角,魅惑逼人,“茹威,你说,我能否利用这股力量重新让妖界森林臣服,摆脱猎人协会呢?”

茹威的呼吸一顿,咬了咬牙,“西西,你的亲生父母他们不会希望看到这一幕的……”

“别跟我提他们!”她的瞳孔之中闪烁出嗜血的红光,“既然你们已经来了,就准备为我枉死的父母祭奠吧!”说着她的身影一纵,落在身后庞大的队伍中,一瞬间人就仿佛是摆弄的木偶般四散纷飞。

飞羽在同尉迟翼的激战中,背后的白色尾巴在不断增多,瞳孔的颜色在逐渐变深,相较于尉迟翼,力量和速度在不断以指数的形式暴涨攀升。尉迟翼的力量在数千年的进化中已经达到了极致,可近来被西西吸食过大量的血,导致妖力消散,一时无法集中,相较于飞羽,实力渐渐落了下乘。

不远处西西被猎人协会的军队团团围在中心,她的身周围绕着火焰一般跃动的强大的气流,切割着一定范围内的一切,让自然环境下的风都受到了阻碍而变得凌乱无章。军队前排的人,每人手上都缠绕着强化封印的钢索,僵持对峙着。

“没有人能够得了力量爆发的她。”尉迟翼露出睥睨的神色,轻然一笑,“飞羽,你现在到底是选择站在怎样的立场上呢?真是可悲,如果西西见到此情此景,是否会感到难过呢?”

“我和她不分立场,从来都是一体的。”

“一体的?”尉迟翼锁眉,眸中一次,暴戾的气息瞬间滋长,身后结成黑暗的漩涡,吞噬着四周的一切,让幻境变得扭曲,“不要太狂妄!”

飞羽的眸光森然,从容不迫的抬手,狂风卷席着紫色的闪电利刃直劈尉迟翼,所过之处连尘土都化为虚无,尉迟翼全力抵挡,可就在这时,那漫天沙尘一时蒙了他的眼,带着强烈的腐蚀性让他的眼睛针刺一般的疼痛,当察觉到气息临近时,一只修长的手已经穿过重重迷雾直达面前,让他避无可避。

一个身影裹挟着熟悉的冷香栖近,柔软的发丝扫过他的面上,当他血红的眼前能够清晰视物,巫琴的身子已经残破无力的坠落,他下意识的伸手接住,正巧落在她的怀里。她胸前一个巨大的血洞止不住的流血,泛着荧光的黑色,生气从她的眸中渐渐流失。她的呼吸轻得仿佛随时会消失一般,苍白的手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抬起,却无论如何都触及不到他冰冷轮廓的俊脸。曾经无数次的想象会拥有这个并不温暖的怀抱,想象着这双迷人却绝情的眼眸只看着她一个人,千年,她依旧可以继续等待,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境下实现这个埋藏在心底里的小小愿望。

“大人……”她有气无力,可声音却依旧动听,接下来的话,她永远没有胆量问出来,却久久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离开。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还会不会,记得我……

飞羽转身时,身后九条雪白的尾巴在空中扫出优美的弧线,挥舞翻飞。他的凤眸呈现出深紫的颜色,通身散发着高贵冷冽的气质。银色的长发垂坠在腰间,那张本就俊逸优美的脸此刻也有了一点细微的变化,如画一般深深地携刻在心,惊心动魄的美丽,令天地都黯然失色。

他一步一步走向被包围在层层人群中的西西,此刻的她落在他的眼中就如同一只暴躁的小兽,明明亮着最锋利的爪牙,却让他流露出无可奈何的宠溺,多像很久很久的从前……

那时她的到来为他的生活带来了一线明光,她会无理取闹,会闹脾气,也会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而主动撒娇……一切一切的瞬间都深刻在他的心里,即使跨越千年,即使经历轮回,也永远都不会忘却。那时,她是他费尽心思强娶回来的人,是他命中注定会相遇的人,更是牵绊自己内心的人。

“西西……”

她听闻声音,心中躁动心绪的火焰仿佛半路上遇到了一汪清泉一般,抚平她的心脏,她缓缓的转头,眼中的世界里倒映出他的影子。

“九芒……”

这时飞羽的模样和当初的九芒一模一样。

“是,我是。”他莞尔一笑,让世间都绚烂起来。

九芒是飞羽的前世,飞羽是九芒的今生。很早之前,她在姻缘镜中窥探,就已经知晓了一切。

【你知道吗?玉魂珠还有一个无人知晓的能力……如果付出相应的代价,它便可以实现一个人的愿望。我阻挡不了你离开的命运,但是却可以用自己的两魂三魄作为玉魂珠发动后修复的源力被永生禁锢,换千年轮回后弥补我与你缺失的情分。】

这是九芒在坠崖时对她所说的话。

【为了报答你当年的救命之恩,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这是她幼年时救下飞羽,而后飞羽来寻找他时所说的话。

原来,冥冥之中,一切都是命运的使然……

“九芒,你都记起来了?”

“是,在我九尾全妖化的那一刻,我的前世今生都清清楚楚的记起来了。”

“九芒,我已经变得不像从前了,我已经回不去从前了。”她的眼中集聚着点点星光,却又让人看了心疼。

“不,你还是从前的你,从来都没有改变。”

“那么你呢?现在的你,还会选择这个像怪物一样的我吗?我甚至都没有办法控制我身体内暴走的力量……”她的语气变得有些哽咽,温热的液体滑落眼眶,让那金绿交织的眸子变得更加璀璨明亮。

九芒在她身前停下脚步,抬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极尽温柔,“西西,你要相信你自己。”他倾下头颅,唇畔带着醉人的笑意,“而我,永远会在你的身边……”他的唇准确的印在西西的唇瓣上,带着亘古的深深思念,补足千年以前未能完成的吻,那样的虔诚纯粹,干净的不含一丝杂质,更像是一种仪式,在一瞬间将两个人的命运都紧紧的捆绑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离。

幻境破灭,阳光铺满整片大地,有一种名为生机的物质在贫瘠上破土而出。西西空虚的内心在顷刻之间被填满,一种清凉甘甜的气息扑面,将那份让她狂躁的力量生生压制在身体的最底层。她情不自禁的抬手,环住他的脖颈,迷蒙间微张开的眼眸露出平日纯黑的瞳仁,正对上九芒眼角的笑意。

“欢迎回家。”

她调皮的扣紧牙关,巧笑倩兮,“那么以后,我要叫你飞羽,还是叫你九芒啊?”

他伸手捏了捏她腰上的肉肉,痒中带了一点微痛,让她不禁张口要嚷嚷,却没有想到被狡猾的他抢占了先机。

“叫什么都随便你。”他加深了这个吻。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