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水晶光华
作者:黑孔雀 更新:2019-10-08

第五十四章水晶光华

八个美杜沙和楚天舒一共九个人,在那扇水晶门前审视了老半天,却无法找到开启的方法。从外表上来看,这的确是一道门,然而却找不到门把手,也无法找到任何缝隙。这扇门和洞穴的墙壁浑然一体,若不是他的颜色和质地与周围不同,这里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主人,我推一下试试。”一个美杜沙刀客请求。

楚天舒点了点头,那个美杜沙刀客走上前去,用力一推,水晶门纹丝不动。两个美杜沙刀客用力推,还是没有效果。直到八个美杜沙刀客一起用力,水晶门依然毫无启动的迹象。

实在是没有办法,楚天舒又开始打那八个可怜的海魄的主意了。楚天舒转身来到那八具石棺的面前,双手一伸,两个直径两米多大的巨大魔法火球瞬间生成。楚天舒此刻的魔力恢复得已经差不多了,释放这种最低级的魔法火球毫不费力。楚天舒右腿连扬,连续八脚踢在石棺的棺盖上,把棺盖全部踢飞,里面的海魄尖叫着逃了出来。

“告诉我怎样开启水晶门,否则我毁了你们的家园。”楚天舒声色俱厉。

“勇士,你击败了我们,你可以轻而易举的推开那扇水晶之门。”一个海魄哆哆嗦嗦地说道:“你是被选中的人,除了你没人能够打开那扇门。”

原来如此,刚才楚天舒认为八个美杜沙都没有推动水晶门,再加上自己也无济于事,因此根本没有上去推门。“剩下的两关是什么?你们保护的是什么?为什么通过三关考验的人可以得到海神希娜的祝福,成为纵横大海的王者?”

“不知道,我们本来是纵横大海的战士,我们拥有自己的肉体,拥有自己的家园。可是有一天,我们心中同时响起了一个神秘的声音,这个声音召唤我们来到了这里。”海魄想起了往事,声音有些忧伤。“事实上,我们是最早闯入这个洞穴的八个成员,我们死后就变成了海魄。”

另外一个海魄说道:“当我们死亡的那一瞬间,一个烙印出现在了我们的灵魂深处,我们若想不彻底消亡,就必须考验所有闯入这里的生物。比我们实力差的就必须杀死,比我们实力强大的就自动获得了开启水晶门的能力。”

“我们一直在这里孤独的活着,我们推不开水晶之门,我们飞不出上面的洞口,这里成了我们永久的炼狱。也许过了几千年,也许过了几万年,甚至更久,什么人也不曾来过。”说话的海魄心中充满了怨气。“直到三百多年前,这里突然热闹了起来,不断地有人闯入。他们大多数是美杜沙,还有一条加德兰竹节怪。事实上,你并不是第一个击败我们的人,是那条加德兰竹节怪。可是那条加德兰竹节怪听不懂我们的语言,也根本无意进入水晶之门,竟然被活活饿死在了这里。今天你们终于来了,你们再次击败了我们,我们也渴望你们能够进去。也许,在你们得到海神希娜的祝福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得到渴望已久的自由。”

楚天舒收回魔法火球,再次站在水晶门旁边,舒展了一下手脚,用力向水晶门推去。刚才八个美杜沙一起用力,都无法推开水晶之门,因此楚天舒用上了全力。然而没想到的是,水晶之门竟然应声而开,仿佛是一道普通的木门一样,根本没有什么重量,楚天舒措手不及,一下子闪了进去。

楚天舒进去之后,水晶门立刻关闭,把其他美杜沙战士们挡在了外面。

门内是一个水晶的世界。在一个长宽高各达百米的大厅内,到处充满了亮晶晶的水晶,让楚天舒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龙王的水晶宫。这里每一块水晶都非常巨大,最小的长达两尺,最大的竟然长达三米以上,这里是一个水晶的丛林。无数根水晶如同无数把长矛,闪烁着冰冷的寒光,冷漠的注视着楚天舒。

在水晶宫殿的正中央,有三根水晶单体,长度超过三米,呈品字形向上倾斜。在三根水晶的顶端,有一团火红的雾气缭绕。在三根水晶的底部,不再是一根根锋利的水晶单结晶体,而是一片被打磨得非常光滑的平面。平面呈正六边形,每个边长达两米以上。平面上刻画着许多复杂的符号和线条,如同一张神秘的图纸,散发着诡异的光泽。

楚天舒开始很震惊,返身推了推身后的水晶门,发觉已经无法再推开了。旋即楚天舒平静了下来,既然海魄说自己是被选定进入水晶之门的人,其他人不进来也好,最起码美杜沙战士们的安全有保证了。现在退路已经被封死,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另外一道出口,否则自己将会饿死在这座华丽的水晶宫中。

楚天舒握紧战刀,小心翼翼的向水晶宫中央的三根大水晶走去。短短五十多米的距离,除天数竟然用了十多分钟才走到。因为这是一片水晶的丛林,一根根锋利的水晶的尖端指向各个方向,楚天舒必须谨慎的丛一根根水晶旁边经过,一不小心就会被水晶刺伤。行走在这样的水晶世界中,有点贪财的楚天舒甚至没有顾得上思索一下这些水晶所代表的巨额财富。楚天舒心中只有一个目标,走过去,看看前面究竟有什么玄虚。

当楚天舒的赤足终于踏上那片平滑的表面的时候,一股刺骨的冰寒瞬间席卷了楚天舒的神经,楚天舒冷得一哆嗦,差点没有退回来。这块六边形的平面太寒冷了,如同三九天的冰块一样令人寒彻骨髓,然而在他周围的空气却没有一丝寒气。楚天舒判断,这也许并不是这块水晶太寒冷,而是他的导热性太强大,瞬间把楚天舒脚底板的热量吸收了,因此才感觉到特别冷。

楚天舒深吸一口气,将一丝魔力注入到脚底板,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微缩魔力盔甲,再次把脚放在了水晶表面上。这一次,因为有魔力盔甲的保护,楚天舒的感觉稍微好了一些。一步,两步,楚天舒终于站在两根巨大的水晶柱子面前。近距离观察才发觉,那些所谓的红色烟雾其实不是烟雾,而是三根水晶柱子的顶端散发出来的红色光芒。水晶竟然发射出红色的光芒,这已经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了。然而更奇怪的事情是光芒竟然有温度,而且是火热的。火热的光芒影响了周围的空气,使空气缓慢的流动,远远望去,的确像一团红色的烟雾。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怪地方,到处充满了水晶,地板冰冷刺骨,上面竟然有火热的光芒?

楚天舒再次上前一步,站立在三根水晶的中央,抬头仰望三根水晶的顶端。从下面往上看,楚天舒发现了其中的玄机。这三根巨大的水晶柱子如同三把锋利的巨剑一样,剑尖指向水晶宫殿顶端的同一个地方。在剑尖所指的地方,一片水晶丛林当中出现了一个红色的亮点。那个亮点如同一只眼睛一样,中间似乎有某种光华在流转,给楚天舒一种被偷窥的感觉。

莫非那个红点是一个开关?楚天舒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从三根水晶柱子中间走了出来,打算飞上去看个究竟。然而楚天舒从柱子中间出来之后,却发现再也找不到那个红点了。飞到上面去再看,依然只是一片水晶的丛林,哪里有红色的亮点?

楚天舒飞回来,再次站立在三根水晶柱子中间,抬头一看,那颗红色的亮点再次出现了。

莫非是这三根柱子发出的光芒照射到上面,出现的假象?也不对啊,如果只是光斑,在外面也应该能找得到啊。楚天舒在三根水晶柱子中间稍微向上飞了一些,伸出双手按在两根水晶柱子的顶端上,希望看看上面的红点有什么变化。如果红点变暗了,说明那的确是光斑,如果没有,就很难解释了。

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力从两根水晶柱子上面传来,楚天舒体内的魔力如同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楚天舒大惊,想要撤回双手,然而一切已经晚了,那两根水晶柱子上的吸力太过强大,无论楚天舒怎么挣扎,都无法把手从上面拿开,反而越是挣扎,体内的魔力就越快的倾泻出去。

楚天舒在挣扎的过程中,双脚不小心踢到了第三根柱子,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楚天舒的双脚被第三根水晶柱子牢牢的吸住,魔力疯狂的丛双脚悬泻而出。楚天舒如同一个被钉上十字架的受难者一样,双手张开,双脚并拢,分别被吸在三根水晶柱子上,无法动弹了。

三根水晶柱子吸收了楚天舒体内的魔力,逐渐变成了通红色,温度也在逐渐增加。楚天舒手脚受制,体内的魔力不住的渲泻而出,而且还在承受着高温的炙烤,简直苦不堪言。楚天舒强自镇定,拼命的保持一丝意识的清明,想要用意识控制晶核,使晶核关闭,挽救一些魔力。然而楚天舒不这样做还好,这样一做,体内的魔力宣泄得更快了,而且晶核也大有萎缩的趋势。

这莫非就是第二关的考验?不会吧!楚天舒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如果不能摆脱三根水晶柱子的纠缠,用不了多久,楚天舒体内的魔力就会消耗一空。这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毕竟魔力消失了,还可以通过时间的积累再次在晶核之内恢复。可是万一晶核也别消融了,楚天舒这几个月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没有了晶核,楚天舒不但不能释放魔法,而且还会失去许多能力,万一重新变回一只螃蟹或者是大龙虾,那可怎么办?楚天舒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如果是那样,还不如马上死掉了好。

十多分钟之后,楚天舒体内的魔力彻底消失,三根水晶柱子变得血红,而且温度也增加了至少几百度。楚天舒的手脚紧贴着水晶柱子,烧灼的疼痛钻心刺骨,空气中开始弥漫起一股浓郁的烤肉的清香。“砰”的一声,燃起了一股火苗,楚天舒的衣服开始燃烧。然而这还不算完,三根水晶柱依然不断的吸取着楚天舒的力量,楚天舒体内的晶核逐渐萎缩,从拳头大小逐渐变成只有兵乓球大小,而且还在继续萎缩下去。

完了,看来要命丧于此了。楚天舒臂上眼睛,不再挣扎,缓缓的垂下了头颅,静静地等待死神的降临。

楚天舒在等待的时间里,脑海中闪现出一个个画面,过去的重重,如同电光火石一般一一出现在楚天舒的脑海。楚天舒想起了那个天神可恶的玩笑,自己变成螃蟹时的尴尬。想起了可爱的希娜,活泼的梦可儿,文静的灵宝儿,勇敢的娜塔莎,可笑的狄更斯,憨厚的古里安达特,坚强的玛丽娅公主……这些人走马灯似的,一个一个从楚天舒的记忆中走过。

最后,楚天舒看见了一片蔚蓝的天空,还有天空中那个美丽的倩影。

怎么会是芳妮,我记忆的最深处怎么会是芳妮呢?楚天舒不愿意相信,但是这个画面太熟悉了,早已铭刻在他的记忆之中了。天空中的那个美丽的倩影即将转过头来,即将露出甜美的微笑,然后就消失了。楚天舒等待着,等待着芳妮的影子消失的那一刻。

天空中的倩影终于转过身来了,然而令楚天舒震惊无比的是,转过头来的并不是芳妮,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的人。这无疑是一张美轮美奂的脸庞,但是楚天舒却无法看清楚具体的轮廓。这张脸隐藏在一团柔和的光影之中,看似真实,但却虚幻,隐隐约约中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空中的倩影迈开左腿,只用了一步,就跨越了千米距离,抵达了楚天舒的面前。倩影无比高大,也许有几百米,也许有几千米,楚天舒努力的仰起头颅,注视着天空中的倩影。那个倩影突然笑了,笑容如春花般灿烂。楚天舒沐浴在倩影的笑容中,紧张感消失了,恐惧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幸福感。楚天舒满足了,只要能够拥有这样的笑容,只要能看到这样的笑容,哪怕是马上死了,也满足了。

“你终于来了。”

平凡的五个字,使用的是人类的语言。声音传到楚天舒的耳朵里,立刻在心中荡起无数涟漪。楚天舒陶醉了。好美的容颜,好柔的声音。这一刻,只要能沐浴在她的目光下,即便是立刻死了,也心甘情愿。

“你是谁,是你召唤我来到这里的吗?”

倩影没有回答,而是冲着楚天舒张开双臂,伴随着倩影的动作,漫天白云开始飞舞。朵朵白云变成一个个能歌善舞的飞天仙子,歌舞着向楚天舒聚拢过来。成百上千个白衣仙子以楚天舒为中心,在楚天舒身边飘来荡去。

空中的那个倩影再次转过身去,向着更高更远处走去。似乎是一瞬间,又似乎经历了很长时间,那个倩影模糊了,消失了,天空中只留下一片蔚蓝。

突然,世界变得一片苍白,耀眼的白光取代了一切,楚天舒的双眼被白光刺激得生疼。缓慢的,楚天舒睁开了眼睛,他震惊的发现。他已经不是被吸附在三根水晶柱子上的了,而是坐在六角形的水晶平面的中央。三根水晶柱子已经不再发射白光,也没有了炽热的温度,发光的是水晶地面,耀眼的白光充斥了一切。

楚天舒伸出双手看了看,手掌中心没有被烧灼的痕迹,也没有了刚才火辣辣的疼痛。双脚也一样。楚天舒又摸了摸腹部,悲哀的发现,晶核果然没有了。然而虽然没有了晶核,楚天舒却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任何的不适。相反,楚天舒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力量。一股全新的力量已经在楚天舒的体内形成。这股力量不同于螃蟹和龙虾的本能的力量,也不同于魔法的力量。它是柔和的,而又是强大的,似乎并不存在,又仿佛无所不在。

这是怎么了?楚天舒站立起来,想要体会一下这种力量的特性。

楚天舒尝试着释放魔法弹——失败;尝试发动魔力盔甲——失败;尝试使用飞行术——依然是失败!

不会吧!自己千辛万苦修炼得来的魔力竟然就这样报废了!

楚天舒焦急万分,左脚用力一跺地下的水晶石面。“砰”的一声,脚底下的水晶平面突然消失了,如同水晶平面根本不存在,或者化成了空气一样,下方出现了一个洞穴,楚天舒一头栽了进去。

一股炽热的气流扑面而来,楚天舒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一个火的世界。这是一个更大的洞穴,在明亮的火光照射下竟然一眼望不到尽头。脚底下是一条熔岩的河流,沸腾的岩浆不断的爆发出一阵阵爆炸,喷发出一股股高达百米的火龙。火龙翻滚着,嘶鸣着,似乎要吞噬一切。而楚天舒正从千米高空,笔直的向熔岩河流上方掉落。

比楚天舒首先落进熔岩河流的是他的两把战刀,战刀落进熔岩里面,没有激起一丝浪花,只冒了一股青烟,转瞬间便被溶化成了铁水。如果楚天舒就这样掉下去的话,结果比那两把战刀还要凄惨。楚天舒大惊,下意识的打算发动飞行术,可是楚天舒的魔力已经耗尽了,晶核也没有了,哪里还能发动飞行术?

不过楚天舒的动作并非完全没有用处,下坠的趋势明显降低了许多。楚天舒感觉到,是那股新生的力量帮助了自己。如同溺水者抓住了一根稻草一样,楚天舒拼命按照以前飞行术的方法催动这股新生的力量。降落的速度越来越慢了,最后楚天舒如同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一样,速度下降得像蜗牛在爬。

然而无论速度多慢的蜗牛,他一样在下坠,一样在逐渐逼近沸腾的岩浆,终究有掉下去的时刻。楚天舒无论怎样尝试着使用体内那股新生的力量,都无法使自己完全停下来,也无法让自己做横向的漂移。

下面是一条宽达百米的岩浆河流,楚天舒下坠的位置恰好在河中央,炽热的岩浆如同一条张开巨口的火龙一般,欢呼着等待即将落入口中的美味。

越往下坠落,楚天舒越能感受到岩浆炽热的温度,熔岩爆炸喷发出来的岩浆,有的已经比楚天舒还要高了。难道就这样死了吗?楚天舒问自己。不能。这里明显是一种具有极高智慧,极高科技水平的神秘生物建造的,这个生物的主人正在等待一个真正的勇士闯进来,他不可能让闯进来的勇士轻易的死去。

然而这只不过是楚天舒的一厢情愿,他依然在下坠,死神依然在狞笑,那个神秘的生物根本没有出面相救的迹象。楚天舒绝望的往下看,看着那一团团赤红逐渐在视网膜内扩大,扩大,再扩大。

“宝儿,可儿,希娜……永别了!”楚天舒再也无法忍受死亡逐步逼近的煎熬,打算放弃对新生力量的控制,直接掉进熔岩河流中一了百了。

突然,河流内的一些黑色的物体引起了楚天舒的注意。那是岩石,是一块块没有完全溶化的岩石。岩石伴随着岩浆缓慢的往下游漂流,在熔岩河内形成了一个个浮岛。有希望!楚天舒简直要欢呼了。只要跳到那些漂浮的岩石上面去,就可以保证自己不会沉没,就可以寻找机会跳到岸边去。

然而,当楚天舒看了看自己赤裸的双脚,乃至赤裸的全身的时候,伤心和绝望再次爬上了心头。那可是在熔岩中漂浮的岩石啊,它们虽然没有溶化,但是它们的温度完全可以在瞬间把自己的肉体点燃,把自己烘干。即便是不会被点燃,他也不可能在岩石上站稳脚跟,他会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蹦乱跳,最终依然是落进熔岩被烧化的下场。

即便如此,楚天舒依然开始寻找适合落脚的岩石。虽然这个希望无限渺茫,几乎等于零,但是只要是希望,楚天舒就不会放弃。人类在最危险的关头,求生的欲愿望被无限制的扩大。终于,一块四五平方米大小,表面平整的黑色岩石映入了楚天舒的眼帘。这块岩石露出熔岩大约四十公分,正在缓慢的从楚天舒的正下方经过。

楚天舒耐心的等待着,当这块岩石的边缘即将和自己与河流的垂直线相交的那一刹那,楚天舒猛然放弃了对体内新生力量的控制,楚天舒下坠的速度猛然加快,如同一枚人体炸弹一样样重重的摔在岩石上。

几乎就在和岩石表面接触的同时,楚天舒被炽热的高温烫的一跃而起,然后再次摔落在岩石上。楚天舒如同一个吃了过量摇头丸的舞者,不断地跳起来,摔下去,摔下去,跳起来。直到楚天舒想起了体内的新生力量,慌忙发动,才放慢了这一动作。

++++++++++

++++++++++

介绍朋友的一本书《yu望3000》书号1058167,很不错的一本书,恳请大家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