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再遇
作者:黄蓝 更新:2019-10-08

聂道天!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聂道天!

云长乐心中大呼倒霉,却不得不打起精神,硬着头皮与他周旋。

楚盛衣见她神色不对,不声不响地侧身挡住了她。

云长乐心中警铃大作,那日在海岛上,云西辞也是这般维护她,便被聂道天打成重伤。楚盛衣后来赶到时聂道天已经中了英儿下的毒,他哪里知道这魔头的厉害?!

她忙上前一步,故作轻松地说道:“听说这棵老榕树活了上千年,我们二人便来看看。前辈也是来看这棵榕树的么?”

她这样熟稔地向他搭话,聂道天略觉意外又有趣,难得脾气甚好地道:“不错。”盯着二人又道:“你们两个小辈还没回答老夫的问题。”

云长乐心知这大魔头如今外面看着正常,内里实是记忆混乱不清、疯疯癫癫、息怒难测,最可怕的是,他脑子没坏,等闲手段压根儿就糊弄不了他。

这方她还在思索对策,一旁楚盛衣已道:“晚辈仗剑宫赤松子门下楚盛衣。”

聂道天听得“仗剑宫”之名,挑了挑眉,目光转向云长乐。

云长乐不敢提欧阳世家,不敢提梅木岛或是萧家,生怕刺激得聂道天想起什么,电光火石间答道:“晚辈艾少六,无门无派。”

楚盛衣眉毛微微一动。

聂道天眯起眼睛,冷笑一声道:“方才听你提起‘西辞’,熟稔得很。你一个无门无派的小丫头,如何能与他如此熟稔?”

云长乐脸上露出讶异的表情,带了十二万分的诚恳说道:“看来前辈是误会了。晚辈的父亲与四海帮的程三浅前辈有些香火情。自打父母不在后,为了生计,晚辈厚着脸皮跟着四海帮出海,学着做点海外买卖的小生意。云公子从云山竹海往来大熙多是搭乘四海帮的大船,曾有几次帮着击退来犯的海盗强人。晚辈也曾有幸得过云公子指点几招功夫,实是受了他很大的恩惠。这次听说他要来天慕山比武,便想也来见识一番。”

楚盛衣这是第一次见识云长乐眼也不眨地骗人,他内心无比惊讶,面上却还要做出一副毫不意外的神色。

云长乐这番话儿很有水平,跟四海帮有香火情是真,云西辞跟随四海帮出海来大熙是真,帮四海帮打过强人是真,云西辞指教过她功夫是真,听闻他来天慕山,自己便也跟来看看更是真得不能再真。只是这些话儿串在一起,便成了假的。

聂道天果然抓不出错漏,心里却隐隐觉得不能轻易放着小丫头离开。他如此自傲,想到便要去做,便说道:“你既无门无派,可愿跟着老夫?”见两个少年人脸色微变,又说道:“老夫可指点你的功夫。这可是别人求也求不到的好事!”他自认为这条件已是十分美好,便笑着看向云长乐。

云长乐听他说第一句时,身上汗毛都要竖起来,左手一把抓住楚盛衣的右手,手指微微颤抖。待他说完,心里已经稍稍冷静下来。她先是悄悄捏了楚盛衣右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脸上露出惊讶又迟疑的表情,说道:“晚辈还不知前辈尊姓大名呢。”

聂道天被她这么一提醒,才想起自己一直在问话,还未跟这两个小辈提及自己的名号。这么一想,对云长乐的迟疑倒也不觉得是冒犯。若是对方连自己是谁都不问就答应,要么是太蠢,要么是不安好心,这两种人都不是他愿意留的。

他回答地便十分爽快:“老夫聂道天。”

云长乐满脸迷惑地看了楚盛衣一眼,见他摇头,又看向聂道天,嚅嗫道:“前辈啊,晚辈年纪小,见识少,这……这……”

聂道天一怔,便勃然大怒,她这话是说她没听过,不识得他。

云长乐要撩他,却不打算承接他的怒火,忙上前飞快地解释道:“前辈息怒,前辈息怒。晚辈僻居乡野,打小常听人提到的无非是欧阳世家这样的武林泰斗,后来出门历练,也是愁生计的时候居多,实是孤陋寡闻得紧。这次来天慕山,除了想要看看云公子比武之外,更是想要长长见识,以后对人也有得说道说道,免得被人笑话。我识不得前辈,是我的错。求前辈给我说道说道罢。”抬头一脸苦相,期期艾艾地看向聂道天。

聂道天嘿然冷笑,“欧阳世家?欧阳世家威风得很么?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何不随我去欧阳世家走一遭,亲口问问欧阳念,今日将他打成重伤的是不是老夫。”

楚盛衣道:“家师因欧阳前辈被人打伤而要与他换位出战,原来打伤人的是前辈。”

云长乐心知聂道天喜怒无常,担心楚盛衣这话触怒了他,忙作出惊讶的模样,叹道:“前辈好厉害啊!”她正是鲜花盛开一般的年纪,长相更是清丽无双,这样带着崇拜之情、毫无掩饰地赞叹,聂道天觉得很是受用。

他难得解释道:“老夫孤身一人,身边缺个跑腿服侍的小辈。我瞧着你很合眼缘,这才叫你随了我去。你可放心,不是让你为奴为婢,你就当是伺候家中长辈。”又有些倨傲道:“老夫虽然不能收你为徒,但也不会亏待了你。你在我身边一年,所见所闻所学抵得上你自个儿在外闯荡十年。我瞧你也不是那木讷蠢笨胆小之人,休要错过了这难得的机缘,惹老夫生气。”说道最后,口气便有些不耐烦。

云长乐心知再不答应,这人立时便要翻脸,聂道天强横无比,岂会接受别人的拒绝?此时唯有暂且顺着他,不让他起了疑心,以后总有机会可以逃脱。

她便点头答应了,并说道:“请前辈容我与楚公子道个别。”

这点儿要求聂道天倒是准的。

云长乐便对楚盛衣殷殷道:“我与灵姑娘多年未见,待她与阮家四公子成了婚,咱们姐妹再见面就更难啦。要劳烦楚公子帮我劝劝她——以后好好过日子,安心相夫教子。我跟着聂前辈,不再一个人四处奔波,不用她再天天嘴里念叨我啦。”

她提醒楚盛衣离开,并要想办法让欧阳灵灵没有机会见到自己,不要在外胡乱散播有关她的消息。

楚盛衣虽然不明白为何她单单提醒小心欧阳灵灵一人,但想云长乐聪慧过人,专门叮嘱,必有深意。他与她对视一眼,点头道:“这件事交给我,我定办妥,小六放心。”

云长乐见他明白了,依依不舍道:“楚公子若是他日见到小六的‘亲友’,还请多多照拂。我这便去啦。”说罢向聂道天走去。

楚盛衣神色忧郁,低声不舍道:“你照顾好自己。放心罢。”

聂道天站在一旁,见两人话别完毕,神色都是怏怏的,心中不悦,暗道:“少年人不懂事,不知跟着我乃是天大的机缘。我只管拿出手段,好教这小丫头日后明白今日言行多么天真幼稚。”

楚盛衣目送云长乐跟在聂道天身后出了树林。当日他在海外岛上一剑击杀了英儿时,聂道天已昏迷不醒。后来众人合力给聂道天喂了离心草,将他囚禁在了海岛上,料想他服药后记忆全失,又孤悬岛中,便放心离开。

楚盛衣没与聂道天交过手,但却听过云长乐提起这人,言语中畏惧非常。方才见云长乐不敢轻举妄动,他也便没有贸贸然出手,见云长乐无奈离开,心中实是万分焦虑不舍。

他心想,“聂道天不远万里来到这慕城之中,先是掀翻了欧阳世家,结了好大一个仇家。而此后还不离开,定是要做之事还未完成。而长乐偏偏提到欧阳灵灵,让我亲自去一趟,或许不光是要确保欧阳灵灵不出来坏事,还有关于聂道天的秘密……”他的心一沉:“无论如何,得先去欧阳世家走一遭。”